2016年3月17日 星期四

以瑜伽行者為目標---4(終)



撰文者:Sananda
文章來源為MYM New York網站
© Mahayogi Yoga Mission保留一切權利

復習前文:〈以瑜伽行者為目標---1〉
              〈以瑜伽行者為目標---2〉


據說,「開悟不是什麼特別的事情,而是一切的本質。」
然而,開悟無疑是存在的。
Shri Mahayogi說,「這就像於早晨時清醒一樣。」
當我們早上醒來,我們就會意識到我們醒了。

此刻,我是在一個夢的世界裡;在夢裡不會意識到自己身在夢中。
不管在夢中我說了什麼,它就是一場夢。
無論我在夢中嘗試做些什麼、經歷了什麼樣的幸福,它仍然只是一個短暫的夢。
在這個虛幻世界裡我所懷抱的幸福觀,
就是在夢的世界裡所做的一個短暫的夢,它隨著日升就消逝。
無論如何我都想要覺醒,遠超過一切。

我常常在想:我想看見瑜伽行者所見!
這個簡單的渴望正是我的動力。
難道你不想知道到佛陀領悟到的是什麼?
難道你不想實際體驗聖者們所宣稱的「萬物都是一」這句話?
我認為生命的意義就是靈魂存在的意義,所以那是無比神聖與純淨的。
我認為,去了悟一個人存在的本質上意義,必須優先於這世上任何其他事物。
無疑的,即使我們不去思考這些,所有事物仍會持續進行著,
生活迅速地遞嬗,但這一切不過是由業力在驅動著。
不管在這個世上是多麼成功又幸福的人,
如果他不知道自己是誰,那他的幸福只是夢中所發生的一件事。

我承認,當我感覺到困難,而自我抱怨興起的時候,
就會向這種常見的「半調子瑜伽」靠攏。
這種傾向是與自己的理想的一種妥協,當我由於種種的困難,
察覺到自己的力量不足以朝真正的練習、紀律和體現瑜伽之路上前進,
當失敗感襲擊了我,對自己力量的不信任感用欺瞞的方式覆蓋了我的心,
探索真我就會被遺忘。

無視於充滿了無限勝利之光的真實自我,任由自己沉浸在
徒勞的感官愉悅與痛苦,沒有什麼是比這更傻的事了。
浪費了寶貴的生命,像馬一般把時間都用於工作上,
又像傻子般地,總是過著他不想要的生活,身為人類,這樣真的值得嗎?
這樣一來,長壽還有什麼意義嗎?

儘管我是這麼想的,但我內心的騷動往往掩蓋了瑜伽的教導,試圖使我遠離瑜伽。

像這樣受到逆風折磨的時候,我在內心深處憶起Shri Mahayogi的神性。
然後,我的上師的永恆教導,迴響在我的腦海裡,拯救我回到道路上。
它是如此不可思議,那永恆的教導像是某種啟示一般,出現在我心底深處,
我疲憊的身心立刻充滿真實活力,恢復生命能量。

我相信,人類真正的本性遠比我們想像的更為高尚。
Shri Mahayogi就是這樣的存在,所以我們也必須提高自己以達到高尚而純潔的人性。
我認為這些聖者們降生到這個世界,對我們來說是一種示現。
這樣已經達成圓滿的靈魂降生或留在這個世界上唯一目的,是來引導我們。
因為我們沒有看到證據就無法相信,所以他們通過他們本身的存在來教導什麼是「神」。
他們告訴我們,我們也能達到那樣的境界。
他們的出現,是為了揭示我們遺忘了的真正本質,
也為了顯示出——我們從Shri Mahayogi身上感覺到的神性,同樣存在於我們自身之內。
我們怎麼能夠感覺到那些不存在於我們之中的東西呢?

你們之中有許多人可能會說:
「我們不可能變成如他們一般神聖的存在。不是每個人都適用嚴格的瑜伽實踐和紀律的。」
誠然,瑜伽的道路有其艱難之處,心智習於鬆散,無法輕易地從舒適圈離開。
然而,如果你不懈地一小步一小步地走,一定能夠越來越靠近。

不應被誤解的另一點是,瑜伽的實踐和紀律不是指在洞穴裡苦行
儘管許多古老的瑜伽方法是用放棄世俗的方式,成為僧人然後在洞穴裡修行。
但是,富有同情心的瑜伽修行者於不同時期現身,揭示適合該時期的瑜伽修煉方式。
因此,沒有什麼特別的要求。所需要的,就是對自己的本質的覺醒。
事實上,聚集在瑜伽行者身邊的人們,因為受到瑜伽行者所展現的真實教導的影響,
非常快速又自然地實現了心的平靜,然後可以品嘗到真我的喜悅。
這樣的事情,自古即發生在佛陀身邊,及其他許多聖者周遭,一直流傳到現在。
在近代,這樣的事也被記錄在聖・拉瑪那尊者(Shri Ramana Maharshi)的修煉所,
有一頭倍受人們喜愛的牛叫拉克什米(Lakshmi),
她得到聖・拉瑪那尊者的祝福後,也達到開悟的狀態。
我相信拉克什米不能練瑜伽體位法,呼吸練習或苦行,
但透過她對拉瑪那尊者的熱愛和總是把拉瑪那尊者放在心上,
她的心被淨化,獲得開悟。
這顯示了,瑜伽的完成是可以不具備任何哲學知識。

我想在這裡說明的是,我們不應該放棄去真誠地尋找生命的意義。
如果你偶爾會暫時地逃避,就請再聽一次你內心的聲音,並朝著那個聲音的源頭走去。
瑜伽不是面對嚴格的實踐和紀律,而盲目地揮舞著古老的理論。
瑜伽是從幻想中純然地覺醒,最後會發現,一切對於非真實世界的幻想,都不過是束縛,
這些束縛綑綁住你的快樂和痛苦,也阻礙著你去看見什麼是真實。

我想補充的是,瑜伽的實踐和紀律是開放給所有人的,
並且我們每個人堅持以真誠的步調去履行瑜伽的目的,在現代生活之中是有可能的。
瑜伽具備這樣子的廣度與深度。

現今,在這個世界上有多少人會以開悟為目標?
我也常常懷疑自己是否也確實無誤地瞄準開悟。
當我看到聖者們是如此地燃燒、激發熱情,
我意識到,我內在的火苗還是那麼渺小微弱。

據偉大的瑜伽行者的生活記錄,
例如聖・羅摩克里希納(Shri Ramakrisna) 或維韋卡南達(Vivekananda),
他們在人生裡的某個時刻突然碰觸到生命的深刻意涵,
為了追求他們所體驗過的,而放棄一切,勇往前進。
我想他們肯定看到了某些值得捨棄一切的價值。
為什麼只有極少數人觸碰得到這個「東西」?
我們或許可以說,這些聖者在他出生以前就明瞭到這一點,但我覺得只是程度不同。
我們都曾靠自己就接觸過這個「東西」,我們有時也會感受到聖者們所感受到的。
這與我們真實、單純的自身存在相關。
當我們感受到「它」,我們應該朝著它全心全意地邁進。
而這是瑜伽行者的道路。

以上是我對生命的意義的想法。
我建議你偶爾也可嚴肅地想一下生命的意義。
祝好運!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