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5月9日 星期一

續・以瑜伽行者為目標(下)

撰文者:Sananda
文章來源為MYM New York網站
© Mahayogi Yoga Mission保留一切權利

或許有人是迫切地對真理抱有憧憬,但如果只是單純地想要解開未知的真理,
這種智性上的渴求,是不夠有力量的。
即使是透過冥想去抑止心的作用,這樣踏實的去練習不代表就能達到真正的專注——
重要的是對開悟的強烈熱情。
聖・羅摩克里希納(Shri Ramakrishna)為了實現見到他摯愛的卡利女神(Kali),
竭盡渴望地整晚冥想不睡,在最終,還差點用刀劃入自己的喉嚨,
由此可見他的熱情是多麽瘋狂。

那麼我們如何培養我們的熱情?
聖・羅摩克里希納(Shri Ramakrishna)賜予我們以下的教導:
      愛著神,將一切完全奉獻予神。

聖・羅摩克里希納(Shri Ramakrishna)讓人們了解到,
透過信仰及透過奉獻出純粹而無限的愛給一個人格化的神,
並全然徹底地臣服,便可抵達真正的專注。
愛的情感是人類的心智所能有的最強烈的情感。
雖然愛很容易就往反方性變成憎恨,但是若能透過適當的控制和引導,
愛可以讓真正的高貴發生,即是為了愛而放棄自己的生命。
此種引領向神的愛,讓人可以毫無阻礙地去體驗極致的專注。

真理無法以心智描繪;但神可以。
神是真理,但是神與人類更親近。
聖・羅摩克里希納(Shri Ramakrishna)仁慈地給予我們一線光明:
      神最極致的示現,是在人類之中。

真理是無處不在,並存在於所有事物真實的本質之中
然而,這不是上述那句教導所要表達的意思
聖・羅摩克里希納(Shri Ramakrishna)的這句話,主要是要認可真的有開悟者存在。
唯有存活在世、了悟真理的開悟聖人,
可以栩栩如生地向我們示現何謂真實,並讓我們得以朝真實邁進。
開悟的聖人即真理,的確,他們可以被理解為神本身。
當我們與神聖的、無限仁慈與真愛的聖者相遇,內心深處沈睡的愛就甦醒了。

神是無限的愛的源泉。
斯瓦米·維韋卡南達(Swami Vivekananda)教導說,宇宙中所有的力量變動都是透過愛。
他說,愛於人間共享,原子合一的能量、行星的重力的作用,通通都是愛。
我們的心因為接觸聖者自由發散的永恆的愛而被喚醒,喜悅地沈醉於愛的豐盈,
並通過愛的快速流動,我們自然被帶到更專注於神、愛的本身。
透過愛,心智的活動被導向合一。
因為這恩典,我們都能夠看到真實,這無法由頭腦掌握,唯有透過愛才能理解與經歷。
透過這真正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愛,心智得以被控制,得以窺見至高神性。
當心智被愛征服,辛苦地探尋神或真理的心智活動終於停止。
當只剩下愛,而無其他:所有心智的意圖和猜測皆蒸發,被無私的愛所吸收。
一開始就擁有對神的信仰,並直接實踐奉獻,是更快的方式,
因為最終,所有哲學理解和心智運作皆被拋諸腦後。

通過愛的過程,自我意識自然且迅速地消退。
緊接而來會發生什麼?
愛將更深、更廣地成長。
愛是無處不在的。
我們學到:當人對愛有所了悟,必將見證──真理無處不在。
這樣的人,可以看見神與宇宙真理,都存於所有的人與事物之中。
我想這意味著,透過一個真誠純淨的心,去看待一切,並且將一切都奉獻給他人,
透過自我犧牲的行動,自我隨之減輕,最終消失。

現在,我們可能會問,瑜伽行者從起點到終點經歷了什麼樣的變化?
結論是,瑜伽行者並無所獲,他們僅丟棄不必要的。
放棄所有沒有必要的之後,所剩下的就是無法被丟棄的真理,也就是我們真實的自己。
它是堅不可摧的,也是無以名狀的,Shri Mahayogi稱之為「單純的真理」。


文末:
瑜伽分為四個主要路徑,儘管我們按照我們自己的性情去修煉不同路徑,共通的路線是貫穿其中的。這篇文章,我著重在Gurubai(共同上師的靈性兄弟姐妹),以及我自己練習的瑜伽。當然,我們每個人回應、實踐和實現真理的方式都不太一樣,但我們的共同之處,就是都以同一位聖者Shri Mahayogi的教導為根源。每個人都透過Shri Mahayogi來經驗真實。
Shri Mahayogi曾說過:你說『真實,真實』,但它是一個不能被掌握的字。必須把一位已經實現真實的聖者,作為你理想中真理的化身,並且對他或她抱持信仰。
我想要帶著信念而行,奉獻一切,讓這道路引領我至真實理想。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