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9月20日 星期日

《至高白鳥・創刊號 》今日出刊!

 


今年我們成立了正式的團體「台灣摩訶瑜伽行者真理實踐會」,
希望之後能將Shri Mahayogi的教導、真理的教導傳遞給更多人,
其中一項重要的工作,當然就是——發行中文的出版品。
而且因應協會成立,我們決定發行期刊作為會員加入的福利之一,
每四個月會員會收到一次期刊,上面將會有中文的Shri Mahayogi的教導!

最一開始跟著Shri Mahayogi學習瑜伽時,
能夠從書面文字上接觸到瑜伽教導的,只限於英語及日語的出版品,
無論是《Satori》、《The Gospel of Yoga》,或是網站上的文章,連體位法圖解都是英語的。
還有,在台灣最一開始舉辦讀書會時,
是大家一起讀紐約網站上刊登的弟子們的練習體驗文章(所以是英語的文章XD),
完全不熟悉的瑜伽哲學用英文閱讀,其實真的不容易。
後來我們將其中幾篇翻譯成中文,陸續刊登在本部落格上,
到去年又重新翻譯過一次,出版成三冊的《理想人類生活指南》,
雖然裡面都有刊載少數幾篇Shri Mahayogi的教導,
但就像剛才說的,理想人類那幾本內容大多是弟子們的體驗談,
如果真的想再多讀Shri Mahayogi的教導,仍然必須透過外語。

現在竟然可以用母語閱讀Shri Mahayogi的教導,真的是非常高興的一件事!!
創刊號裡,將會刊登Shri Mahayogi首次訪問台灣第一天的真理問答完整紀錄,
每次閱讀都不禁感動,Shri Mahayogi真的是用非常淺白易懂的話語,說明很深的道理,
希望每個閱讀這份期刊的人,不只是把文字瀏覽過而已,
還能一句一句地去咀嚼、思考Shri Mahayogi話裡的含義

明天開始會用各種方式配送到會員們的手中,敬請期待!💓


2020年8月7日 星期五

擺脫藏匿在身體的印記

【特別企劃:體位法練習心得系列文章】-3



撰文:怡君

練習瑜伽之前,我不斷追尋心中想要的自由與平靜,企圖在一成不變的生活中尋找快樂,無奈這些快樂無法持久,心時常躁動不安。低潮來襲便把自己視為悲情女主角,鬱悶、煩燥、哭泣等負面情緒隨之而來。直到朋友與我分享Shri Mahayogi的教導,鼓勵我練習體位法來改善負面情緒,於是,我帶著忐忒不安的心參加團練。

團練一開始是預備時間,此時是讓心沉靜下來的準備動作,我的心卻左顧右盼顯得坐立難安,帶課的老師提醒練習要點「專注在呼吸上;把氣吐長吐光」。接著,進入動作,在貓式第三步,跪姿腳尖踩地板,上半身向前滑出去,吐氣時肩胛骨向下沉。好痛!我的手臂像是撕裂般疼痛,呼吸急促,顧不上練習要點。課堂間「麻」、「痛」、「累」、「何時結束」等念頭反覆出現。最後進入冥想以「真實」、「真我」、「真理」為專注對象,但我想的是無意義的思緒。直到老師說慢慢張開眼睛進入休息,我的心歡呼著!

隔日開始,我依記憶動作進入練習,開始留意身體狀況,呼吸急促、肌肉不協調、骨頭位置等因素導致全身痠痛症狀。過程中在喚醒肌肉時特別吃力,支撐力量不夠便倚靠意志力撐著,慢慢地,肌肉逐漸變得有力了,是我最初嚐到的果實。

再過一段時間,我感受到身體的修復調整。首先是肩膀在前後移動時感受到「鬆動」,原先僵硬的肌肉軟化了。初期還以為是練習受傷了,因為移動時有喀喀聲,不斷詢問物理治療師,答案是一切良好。再來是姿勢改善,長期辦公室坐姿造就駝背及圓肩,持續體位法練習,每個動作中的伸展,幫助我調整姿態。

體位法練習讓藏匿在身體的記憶浮現,冥想練習讓心包袱輕盈,真理教導讓我知道每步抉擇都要專注。雖然偶爾忘記教導,會選擇走進無知與執著,還需仰賴「教導」支撐信念,得持續練習才能擺脫心的印記。謝謝Shri Mahayogi,謝謝同伴們支持。

2020年7月25日 星期六

MYM TAIWAN 成立慶祝會

為了能以更正式、嚴謹的方式組織工作與傳遞真理的教導,自2019年底開始,我們在上師的許可與祝福下,開始籌備台灣協會的創立事務,經過眾人連署和多次會議,以及無數公文的往返,終於在2020年6月收到來自內政部的立案證書:「台灣摩訶瑜伽行者真理實踐會」(英文縮寫:MYM TAIWAN)正式成立!

帶著感恩及喜悅的心情,於7月19日下午舉辦了「MYM TAIWAN 成立慶祝會」,邀請協會的會員們一同慶祝這重要的時刻!

活動邀請卡
お祝い会のWeb招待状

現場佈置了上師在真理問答時的椅子。上師一直與我們同在⋯⋯
サットサンガで師が座られた椅子。師はいつも私たちの側にいてくださいます。

活動開始,由Priya帶大家回顧這些年來我們所經歷的點點滴滴。一開始是一個人,然後再多幾個人有了一個小小的Sangha(弟子組成的團體),在台灣試著舉辦各式各樣的活動:固定團練、讀書會、Kirtan、冥想會、前輩來台課程,甚至有越來越多的夥伴自願加入成為工作人員,開始有了分工更細的工作小組,為幕前幕後的課堂活動獻上心力。我們也以部落格和粉絲頁記錄著學習的痕跡,慢慢吸引對瑜伽學習有興趣的人們,在眾人的努力下,2017年起陸續邀請Shri Mahayogi 來台舉行真理問答。我們一步步完成各種任務,一起分享教導、實踐練習,隨著學習的夥伴逐漸增加,我們需要以更謹慎的方式策劃活動行程,凝聚眾人之力,協會因而誕生。

回顧這幾年來的過程
今までの歩みを一緒に振り返る


結束回顧後,我們公佈了由Yogi桑所賜予的協會LOGO,這個象徵承接了上師的恩寵,希望未來在台灣的我們能持續讓真理的傳遞,如千瓣蓮花永恆盛開。

當天的飲料,瓶身有美麗的LOGO貼紙!
当日みんなに提供した飲み物。ガラス瓶に綺麗なLOGOのステッカー!


在交流互動的過程中,大家分享著協會成立前後自己心境的轉變,並對未來提出期望,我們深深感謝瑜伽為生命所帶來的力量,現場洋溢著溫馨又興奮的氣息。

分享過程時而歡樂時而感動

分享過程時而歡樂時而感動

在這不長不短的幾年中,台灣Sangha受到來自日本上師與前輩的祝福與支持,才得以日漸成長茁壯,這些年陸續收到了許多有形無形的寶物,活動最後,我們將這些珍貴的寶物以展覽的形式呈現,紀錄了一路走來的足跡,邀請大家細細品嚐每一步的喜悅。

展覧会

展覧会

展覧会

展覧会

展覧会

展覧会

展覧会












成立協會對台灣的大家而言,是個重要的里程碑,也是我們對瑜伽熱情更堅定的展現,這條路上每一個人都非常重要!感謝所有好夥伴的參與,「台灣摩訶瑜伽行者真理實踐會」將持續以推廣與實踐真理為目標,努力服務與陪伴大家,歡迎隨時加入我們,一起走上瑜伽的道路。

Ki Jai !

接下來也一起成長,一起往真實邁進!
これからも、真実に向かって一緒に前進しよう!

2020年6月11日 星期四

謝謝瑜伽體位法,我變得更有力量了

【特別企劃:體位法練習心得系列文章】-2


撰文:依靜

因為工作需要長時間彈吉他,身體的肩頸和背部經常都很痠痛,尤其是膏肓穴的位置,時常痛到無能為力。姐姐開始學瑜伽後,跟我分享身體的變化,有時候她也會揪我,於是我在2018年初開始學習瑜伽體位法。

剛開始是抱持著讓身體舒緩筋絡的心態學習,因為對瑜伽還沒有很大的興趣,只是用輕鬆的心情做著,身體非常僵硬的我,也沒有抱著多大的希望,看著姊姊總是輕易地將身體折來折去,心裡想著因為她小時候學跳舞有拉過筋,來安慰自己。

每週二的練習,一開始帶著忐忑的心,一點一點學習動作,隨著每個動作的吐氣,沒什麼肌力的身體只能專注地堅持著,直到不停發抖。因為腦袋也沒多餘的心思想事情,上完瑜伽課後,會覺得整個人像清空了什麼一樣,身體和心都變得很輕盈。但是胃也空空的,所以上完瑜伽課後,我和姐姐會去吃永和豆漿的鐵板麵犒賞自己,覺得有上瑜伽課的我好棒。後來某次上完瑜伽課後,覺得口很渴要喝水,被Priya撞見,她急忙阻止我,說剛練完體位法後,體內的prana(氣)會順暢地流動全身,喝水或吃東西就會讓本來順利運行的prana集中到胃部,這樣很可惜,從此以後就沒有再去吃鐵板麵了。

就這樣維持著兩個月四堂瑜伽課的頻率,在家只會偶爾做做貓式。後來因為生活上的變化,心裡的痛苦驅使我想更認真學習瑜伽。每次課後分享的Yogi桑的真理問答內容,總是默默給予我生活很大的幫助。從2018年11月底開始,和姐姐每週二固定上瑜伽課,在家也開始比從前更認真練習體位法。

不知道為什麼,體位法裡的犁鋤式很吸引我,一開始是躺著把腳抬到90度,隨著身體的肌力增強,就可以做到完成動作。某次的課堂練習,在老師的幫助下,我順利的把腳帶到頭後方了!我感覺到,慢慢的累積練習,身體的柔軟度和肌力也慢慢地在增強中,以前站著做前彎,手只能碰到膝蓋的我,現在卻可以慢慢地碰到地板,實在是太令人感動了!

2019年11月,很幸運地到京都參加Jayanti後,養成了每天做瑜伽體位法的習慣,除了身體受傷不能做以外,即使工作結束後時間很晚身體很累,也還是會做幾個動作並冥想,讓自己保持著和瑜伽的連結。漸漸地,呼吸比以前更穩定,氣也比以前更長(唱歌時感覺特別明顯),肚子的核心也更有力,腿也比以前結實了,感覺得到自己變得更有力量,心也越來越堅強穩定,而且,肩頸和背部的疼痛已經不再困擾我了!

我好開心遇見瑜伽,今後也會持續認真專注的練習!

2020年5月25日 星期一

每天練體位法到底有多困難呢?

【特別企劃:體位法練習心得系列文章】-1

當我們練習體位法,我們在練習什麼呢?
也許你已經練習了一段時間,聽過無數次以下的話,有著無數種反應:

體位法是邁向覺醒的準備。(欸?好像聽不懂XD)

體位法是為了最後的冥想。(沒錯,要好好坐著好困難啊)

體位法的姿勢不重要,重點在呼吸。(好像是這樣說沒錯,但我好想倒立XD)

事實上,每個人的身體、心智狀況都不同,如果仔細覺察,你一定能體會到練習體位法之後,身體、心智或日常生活,慢慢起了變化。那,就是一份禮物。
請來讀讀練習夥伴們的經驗,也歡迎寫下你的心得!



撰文:依錚


2018年的瑜伽團練年末聚餐,每個人輪流說出新的一年對自己的期許時,我說出的是:希望自己真的能每天練習體位法。

但是,最高紀錄維持兩個禮拜,之後總是工作太忙、噢!我實在太累了、哎呀今天真的很不想練餒⋯⋯等等藉口而破功,然後開始討厭自己。讀了《理想人類生活指南》(註1),Mirabai桑(註2)說到每天練習體位法的重要性,又練了四、五天,之後又偷懶了,永無止盡地重複著如此的循環。

直到2019年11月參加了Jayanti(註3)後,才正式養成每天做體位法的習慣。在京都和gurubai們(註4)一起生活的那些日子,體位法練習是固定行程,想逃也逃不了,所有動作老老實實的做完(在家裡練習時,會自以為是地略過某些動作),有幾天的最後行程是體位法練習,隔天醒來的第一個行程也是體位法練習,有種啊我不是昨天睡前才練,怎麼現在又要練了的感覺。在京都多停留兩天,也去參加了日本Mission的體位法課程,在前輩的指導下,原本很害怕的輪式,居然也能做到了!

這麼算起來,來到日本後已經連續做整套體位法八天了,帶著此次日本行的感動,我下定決心要堅持下去,無論多忙多累,甚至是過年回彰化老家休息的年假,也帶上瑜伽墊回家練習。練習的過程,發現自己的心竟然如此吵雜喧鬧,各種念頭生滅不息,身體會不由自主地打嗝、放屁、甚至流眼淚,我把這些狀態視為一種淨化,體位法結束後接著冥想練習。

一直到現在,我真的堅持每天練習體位法和冥想半年了。以前總會多愁善感、莫名憂鬱的狀態減少很多,身體更有力量的同時,心也跟著改變了,各種生活和工作的事,都比以前更有耐心的去完成。而飲食方面,以前怕胖,澱粉類吃的很少,在京都那幾天被分配到廚房組,習得飯糰的技藝後,飯量大增,但因為每天都有練習體位法,體重也沒有增加,幾乎每天吃著自己料理的食物,原本經常胃痛或脹氣的問題,也改善很多。

現在對我來說,體位法的練習,就像每天都要吃飯、喝水一樣重要,期許自己繼續精進瑜伽的修行,真的可以越來越有趣。


註1:《理想人類生活指南》共出版三冊,詳細介紹及購買連結:https://forms.gle/zZWZRTQyjWjw1Yr19
註2:Mirabai為Shri Mahayogi的弟子,跟隨上師學習瑜伽多年,目前住於日本京都。她成立梵唱團體-Shakti,持續透過奉愛唱頌的方式,感受神的愛以及與神連結的喜悅。2015年、2016年及2018年均曾訪問台灣,為台灣的同學們帶來許多啟發與鼓勵。
註3:Jayanti,御聖誕祭,慶祝聖者誕生的慶典。
註4:gurubai,尊敬著、相信著同一位上師,遵循著這位上師的指導,一同努力的一群人,也可以稱作是靈性上的兄弟姐妹。

2020年5月15日 星期五

體位法,面對與臣服

2020/05/09 台中特別課程第三場紀錄

撰文:Marula


5月9日,母親節前一天的週六,台中春季特別課程來到第三場。在體位法練習之後,一起觀看Mahayogi Mossion在2002年拍攝的紀錄片《In The Cave With The Master》(與上師在洞穴裡的日子)。

紀錄片的主角Niranjan透過上師Shri Mahayogi直接指導體位法的過程,正視自己的身體、心智念頭、以及自己與上師的關係。短短50分鐘的紀錄片所涵蓋的,不只是體位法而已,而是一位現代修行者求道的歷程。

映後的討論,以菩提達摩與弟子慧可的故事開始。幾位夥伴對於「慧可為了顯示尋求真實的決心而砍下手臂」這樣的行為感到不可思議!到底「決心」、「覺悟」在修行路上有多麽重要呢?

台北夥伴Amily分享,自己其實在練習路上也是經歷了多次進進退退,總是燃起熱情一陣子,又因為瑣事或是惰性消退,但是,不管決心熄滅多少次,只要一回來,就會發現Shri Mahayogi一直都在,他就像真實一樣,不會移動,不會消失改變。Amily真誠深刻地說著,自然地流下眼淚。那一刻,我感覺到,Shri Mahayogi彷彿就在現場,無聲而充滿力量地支持著我們。



我自己在練習Raja Yoga不久後,就第一次看了這部影片,幾年來重看了無數次,每次都對Niranjan桑落淚的片段深深震撼。一開始並不理解那是什麼,只覺得感動,漸漸隨著自己的加深練習,感覺到那是正視自己的恐懼,正視自己不滅止的念頭,嘗試藉由高難度的體位法,去碰觸到熱情極限的邊緣,所流下的眼淚。

「在他面前,我感覺到,除了愛與真實之外,其他所有東西都是我的心智製造出來的。」無論是恐懼、或是自尊,在Shri Mahayogi眼中都是不存在的,Niranjan竭盡努力,成為上師眼中的真實。最後一幕瞑想中的Shri Mahayogi的姿態容顏,也是我幾年來經常在冥想中經常觀想的圖像。

將近二十年前拍攝的影片,無論看了幾次,無論隔多久再看,都會因為自己加深練習,而更能理解體會。這次第一次觀看的夥伴,也許還沒有太多的感覺,但相信都已經種下種子,帶著這個神聖的種子,就像帶著祝福,每日持續自己在墊子上的體位法練習,一定很快就能品嚐到真實的甘露,哪怕只有一滴,也能引領我們繼續前進。

以下,也分享兩位夥伴的心得。


*Amanda:
「要非常小心你的每一個念頭」、「臣服」、「面對自己」、「當你的內心愈敞開,身體的柔軟度也會更好」Prasadini在第三回特別課程課後討論中這樣對我們說。
三週前因為搬重物下樓不慎滑倒,撞到尾椎和下背,痛到連日常生活中的上下樓梯、翻身起床都不再日常。
兩天後Marula鼓勵我參加團練,不舒服時就練習冥想取代體位法。帶著觀察身體狀態的心情前去練習,但當最基本的貓式都動彈不得時,恐懼和挫折瞬間爬滿我的心,懷疑自己的柔軟度會倒退到天邊去。
一直以來我對於運動很執著,即便受傷也不敢休息太久,深怕各種退步。這次卻念頭一轉,決定善待身體好好休息幾週,心裡也不再因為不能運動、沒有練習瑜伽而感到焦慮。
5月9日特別課程前,其實還擔心著到底有什麼動作是我能完成的,沒想到這三週在我願意放下執念讓身體好好休息,不追求時刻維持在一定的狀態,身體居然恢復到接近受傷前的柔軟度,這反饋出乎我意料之外。
紀錄片主角所謂的「give up myself」(棄絕自己)原來是這麼一回事。
原來只要我敞開內心,臣服於身體的傷痛,臣服於肉體的不能,臣服於生命所帶來的,不執著於那些曾經想要緊抓不放的,心靈和身體都能達到一個更開闊、更柔軟的狀態。
受傷其實不只是受傷而已,體位法也不只是體位法而已,透過這次受傷的經驗和體位法的練習,我經驗了更多生活中的瑜伽哲學。



*資宜:
這是我第一次參加台中課程,但絲毫不覺得生疏,大家說著共同的話語,毫不保留地分享生活中對瑜伽練習的體驗。這是我第三次看《In The Cave With The Master》,前兩次的觀影印象除了鼓聲外,什麼都沒有。
這次,連自己也震驚,竟然與影片有些許的心心相映。回想自己體位法的練習,也是一場與心中恐懼的戰鬥,而又要相信什麼呢?過去我最不愛做的動作便是開腳,每當動作來到肩立(開腳前的第三個動作),心裡就開始緊張。練習開腳時,每每口令還沒下,我便草草地自己完成動作站起來休息,一來因為身體很累,二來也覺得自己一定做不到,所 以 那 就 這 樣 吧!這樣的日子持續好久,不知道那一天練習時,心裡突然有個「那就想著神吧」的念頭,從那之後,每當開腳來臨,便是我和神的獨處時光。一次又一次(其實是一年又一年),我發現對於開腳的緊張和不安日益減少,也終於能和同學們有一致的速度練習開腳,有幾次,甚至驚覺獨處的時光怎麼這麼短暫。
昨天有同學問到,怎麼能如此確定要追隨的人呢?
以我的經驗而言,自己沒有在一開始就確定在追求的是什麼,也時常抱持著懷疑的態度。
事實上,常常是走投無路時,抱持著「那就試試看這個方法吧」的時候更多。
幸運的是,這些方法似乎都很有效,於是我願意多相信一點,再多試一點,一路便走到了今天。
神一直都在,我們願意靠近嗎?


2020年4月22日 星期三

帶著熱情,前進吧!


撰文:Marula

2020年春天,我們無法預知的、變化不斷的外在世界,又來了一次大震撼與大挑戰:新型冠狀病毒(武漢肺炎)在全世界蔓延著,台灣雖然很幸運地疫情獲得控制,台北和台中的瑜伽體位法團練目前也得以繼續,但仍然可以感覺到四處瀰漫著不安的氣氛。4月11日週六,十五位gurubai(註1)不受到傳染病的威脅,懷著參加祭典的心情來到Ananda Ashrama,一同觀賞去年四月在京都舉行的神性示現祭典的紀錄影片。

影片投影在Ananda Ashrama的白牆上,當祭典開始,Yogi桑(註2)進入Prema Ashrama(註3),坐上坐台,日本前輩獻上花圈與Puja(註4),大家全神貫注在神聖的儀式、與Yogi桑慈祥平和的身姿上,我感覺到彷彿影片已不再是平面投影,而是VR般立體而真實,真的感覺到身歷其境,Prema Ashrama延伸到了Ananda Ashrama,Yogi就坐在前方凝視著我們,給予我們無限溫柔的Darshan(註5)





祭典中八位日本前輩的祝辭,分別由各個面向與角度,介紹Sri Ramakrishna(註6)。在台北的團練後以及在部落格上,Priya持續地向台灣成員介紹這位聖者的小故事與教導,所以大家並不陌生。但是,聽到前輩的祝辭中,自己的探求、修行與Shri Ramakrishna的連結,看到前輩們充滿熱情、率真、一心一意,卻又非常謙虛的姿態,還是深深地受到感動。

祭典中段Satya桑(住在日本京都的一位弟子)祝辭的尾聲,現場還原了《Ramakrishna的福音》中的一篇。在Prema Ashrama的gurubai唱著Hare Krishna,在Ananda Ashrama這頭看著投影的我們也跟著唱,兩邊的歌聲融在一起,笑容、淚水也化為一體,我們一同注視著Yogi桑,一同感受著達克希什瓦(註7),一同沉浸在喜悅中,彷彿加爾各答、京都、台北,已經沒有了界線;150年前、去年和此時此刻,也沒有時間遠近。這樣的感覺,在祭典最後,大家一起和Yogi桑唸著:Om Tat Sat Om時,也再一次被喚起。

三個多小時,只有Yogi桑,只有Shri Ramakrishna,只有喜悅與感動,這在瘟疫蔓延的此刻,是多麼難得、多麼幸運啊!由於外在環境的動盪,帶來的內心躁動不安,彷彿在這三個多小時內,得到了安定。非常非常感謝製作並開放觀賞此次影片的Mahayogi Mission及前輩們。

放映會結束後,大家一起晚餐,並分享心得。很多位gurubai都對多位前輩祝辭中提到的「神的僕人」、「神的道具」印象特別深刻。同時也有人反省自己,其實在做服務工作時,常常是帶著Ego,說著要當神的僕人、神的道具,但自己的熱情與信仰沒有跟著提高時,也就只是在嘴邊說著而已。大家互相鼓勵,儘管如此,絕對不要升起「我還差好遠」、「我做不到」的想法,而是要帶著熱情繼續前進,一小步小步地向前輩學習、向真實靠近。

也有gurubai分享,去年秋天從京都回來以後,已經把人生中原本期待的、或認為該做的計畫放下了,像是Cataniya桑(住在日本京都的弟子)祝辭中說到的「結婚、生小孩、買房子」,放下之後,感覺人生輕鬆了很多,也重新思考,自己到底想要過什麼樣的人生?

想要什麼樣的人生?我回想,幾乎每位前輩祝辭中都提到了「生命姿態」,Sri Ramakrishna的生命姿態、拉度的生命姿態、只看著神想著神的生命姿態、以他人的喜悅作為糧食的生命姿態…….,有這麼多的榜樣供我們學習!那不僅僅是Life Style,而是超越所有Style的Style,是活出真實、活出瑜伽!Bravo!!!


註1:gurubai,尊敬著、相信著同一位上師,遵循著這位上師的指導,一同努力的一群人,也可以稱作是靈性上的兄弟姐妹。
註2:Yogi桑即為Shri Mahayogi,許多日本弟子以敬愛的態度暱稱其為Yogi桑。
註3:Prema Ashrama,
註4:puja,禮拜儀式。
註5:darshan,即「神視」,字面意義為注視,意指祝福、恩寵。聖者的注視被認為可以給予我們自由。弟子可以藉由上師的注視而加速靈性上的成長。
註6:Sri Ramakrishna,19世紀出現於印度的聖者。
註7:達克希什瓦,為地名,Sri Ramakrishna曾住在位於達克希什瓦的卡利女神寺院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