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5月16日 星期三

真實的追求——2018年Mirabai訪台記錄

撰文:Priya

暌違兩年,我們終於又邀請到Mirabai桑來訪台灣,在4月27日到5月6日這段期間裡,在台北分別舉辦了各兩場的體位法・冥想課程、真理問答與奉愛唱頌,然後這次還特別企劃了一場在台中的體位法冥想課程!

每一堂的體位法・冥想課程裡,氣氛安靜而專注,每個人努力練習著在自己的極限好好呼吸;最後30分鐘的問答時間裡,參加者們非常踴躍的提問,舉凡動作的順序、細節,或是日常作息裡的練習時間、飲食與體位法的關係或是冥想相關問題,而Mirabai桑也清楚、仔細地一一為大家說明。在Mirabai桑的鼓勵下,大家對於體位法、冥想的實踐彷彿也獲得了更多信心。

體位法冥想課程@台北

體位法冥想課程@台北    問答時間

體位法冥想課程@台中     問答時間

買了書第一件要做的事是⋯⋯
向作者要簽名!XD

真理問答裡,無論是實踐過程中產生的疑惑,還是日常生活裡遭遇的難題,參加者們很坦率地提出自己的疑問,也認真聆聽與接受Mirabai桑的回答。原本充滿困惑的人,或是煩惱著如何踏出下一步的人,大家都因真理的解答而一掃疑雲,聽著聽著,每個人都不自覺地綻放笑容,有時候也因為Mirabai桑的幽默而全場大笑。結束時,每個人都是帶著晴朗的神色回家。





奉愛唱頌,則是自從公佈Mirabai桑要來台後,大家都期待很久的一件事!(畢竟上次舉辦已經是兩年前的事情了啊)Mirabai桑這次帶來了兩首台灣的我們沒有唱過的歌曲,一首是讓人想要跳起舞來的快樂奔放的Siva Shambho,另一首則是旋律簡單好記的Tumi Bhajare Mana。Mirabai桑鼓勵我們,無論何時何地均可唱頌,唱哪一首歌、唱哪位神的名字都可以,甚至不了解那些神的故事也沒有關係;重要的是,藉由唱頌神的聖名,而讓我們的心再次憶起神聖的存在。在奉愛唱頌時,常常有人陶醉似地閉著眼睛唱歌,或許就是正在感受著與神連結的那份喜悅吧~

奉愛唱頌@台北

奉愛唱頌@台北

接下來,想介紹兩位參加者的感想~

珝珝
「非常期待Mirabai桑來。最近因為工作,很久沒參加星期二晚上的團練了,感到自己的心逐漸浮動,感到身不由己的糾結與痛苦,但Mirabai的Kirtan(梵唱)釋放了我,我再度感受到平靜。閉上眼睛,在Mirabai的帶領下梵唱,真切感受到她的歌聲像瀑布一樣,不斷衝擊著我的腦門,打到我的胸口。
我注意到在最後的Mantra(真言),她要示範前,看起來突然卻又很自然的先閉上眼睛、緩了呼吸之後才開口,虔誠的模樣頓時讓我發現,這場活動不是她的『演唱會』,不是她的『表演』,她帶領我的是跟神的對話。透過這次的機會,再次感受到前輩的強大!接下來我也會好好加油。」


Ayano
「三月份Yogi桑回日本之後,內心浮出了許多不符合真理的事在跟真理對抗著,還難得生了一場病,說不出的痛苦在內心糾結著。還好Mirabai桑緊接著一個月來到臺灣,就像及時雨一樣。
雖然見過Mirabai桑很多次了,但這次特別覺得,好像在Mirabai桑身上也看到Yogi桑有的東西,那是什麼?我好想知道!尤其是在第一場Kirtan,唱著Siva Sambho的時候,內心滿滿的喜悅,Mirabai桑的笑容跟歌聲裡面有Yogi桑的愛。
在真理問答時,這一個月的戰鬥與糾結即使很難說出口,我還是提出來了,這時我感覺到了在提問的過程,是一個與神之間的關係,與旁人無關,就好像其他什麼都不存在一樣。
Yogi桑曾說要和Gurubai多相處,這次Mirabai桑來,我觀察著實踐真理究竟是什麼樣子,聽著Mirabai桑溫柔地述說真理,我好像突然懂了『用真理教導心』是什麼意思!如果可以用真理教會自己固執的心,那麼也能很溫柔地向大家分享Yogi桑的教導了! 真的很感謝前輩百忙之中來到臺灣照顧我們這些小花,很感謝有這次的機會!謝謝!謝謝!可以再繼續往前走了!」


在將近兩周的時間裡安排了這麼密集的行程,我們真的從中獲得好多好多,無論是誰都深深受Mirabai桑所吸引!述說著Shri Mahayogi或瑜伽的教導時,Mirabai桑非常堅定,邏輯清晰、條理分明,同時,她以溫柔而寬廣的心,毫無批判地、完全地接受每個人當下的狀態,然後給予最真誠的建議;Mirabai桑還有真摯的眼神與開朗的笑容,融化了各種有形無形的隔閡,每個人都能自然地展開笑顏,在與她相處的時光裡,大家彷彿都回到孩童時期一樣,沒有任何事需要掛心,輕鬆而快樂。

如果去翻閱Mirabai桑撰寫的半自傳式的書籍《真實的追求》(註),會讀到過去初學習瑜伽時的非常頑固而叛逆的Mirabai桑,再看看現在眼前閃閃發光、讓人崇拜的Mirabai桑,簡直忍不住會懷疑:這兩個是同一個人嗎?!但身為瑜伽道路上前輩的Mirabai桑跟我們掛保證:連我都可以的話,每個人一定都可以!

追求真實的道路上或有崎嶇難行的時刻,然而正因為有Mirabai桑這樣的前輩走在前方,我們可以更安心、更有勇氣地往前邁進。真的打從心底感謝Mirabai桑,謝謝她來到台灣,無私地與我們分享Shri Mahayogi的教導以及她的一切。
很期待下次再邀請Mirabai桑來到台灣!!


註:該書原為日文版《真実を求めて》,2018年出版了英文版的《Seeking Truth》,
     現正熱賣中~(購買連結


✨✨快報✨✨
這次Mirabai桑來訪時,帶來了Shri Mahayogi給予台灣的一個祝福⋯⋯
目前舉辦週三團練、週五基礎課與有各種聚會的這個場所,以前都被稱呼216巷,Shri Mahayogi賜予了這個場所一個美麗的名字:Ananda Ashrama!Ananda意指喜悅、至上的幸福等,Ashrama則是瑜伽行者的質樸住居。
接收到這個名字時,在場的大家都非常感動與高興,這是多麼大的一個禮物啊!!希望所有來到這個Ashrama的人,都能感受到這份至福喜樂!

謝謝我們最親愛的上師Shri Mahayogi,謝謝他永不間斷的愛與指引。

公開新名字的興奮時刻!@Ananda Ashrama



2018年4月20日 星期五

佛陀最後的教導

佛陀出生王族,經歷過世間榮華富貴,仍棄絕一切,只為了解開這個世間的最大秘密——人為何而生?為何而死?存在的意義究竟是什麼?

他賭上一切,甚至賭上生命,終於了悟永恆的真實。在其後的四十五年間,為了世間受苦的人們,他持續不間斷傳道的旅程,以他親身的體驗,教導人們如何脫離痛苦,如何在求道路上前進,如何到達真實。直到他生命最終一刻止,他仍然為了弟子們闡述最後的教導:


弟子們,你們要把自己變成燭火,依靠你們自己吧!不要依賴別人。把這個法(Dharma)當作燭火,依靠它吧,不要依靠其他的教導。

看著自己的身體,想著它是不潔淨的,不要貪戀於它。要知道痛苦與愉悅,兩者都是痛苦的原因,而不沈迷於它們。去看自己的心,觀想在那之中沒有「我」,不要迷失在其中。這樣做的話,可以斷絕所有痛苦。在我離世之後,如果也能這樣遵守教導的話,才是我真正的弟子。

弟子們啊,到目前為止所述說給你們的教導,必須一直聽、一直思考、一直學習,若是你按照教導去做,那你將一直被幸福所充滿著。

教導的中心就是修煉心智,所以,必須努力抑制欲望、克服自己。必須端正身心,使話語符合真實。必須戒除貪慾,消除怒氣,避開邪惡,一直記得無常。

如果你的心被邪惡吸引,被欲望所束縛住,必須控制住它。不要遵從你的心,成為心的主人吧!
心會讓人成佛,也會讓人變畜生。是變成迷失的鬼魂呢,還是悟道成佛呢,都是依據這顆心所為。所以,要時常導正你的心,努力不要偏離道路。

弟子們啊,你們在這教導下,要互相和氣、互相尊敬,不能爭吵。像水和牛奶一樣交融吧,不要像水和油一樣互相分離。

一起遵守我的教導,一起學習,互相勉勵,一起享受這條路的樂趣吧。不要花心思在無聊的事情上,不要花時間在無益處的事情上,去摘取開悟之花,摘取道的果實吧。

弟子們啊,我自己了悟了這個教導,然後為了你們述說教導,你們要好好守護它,每件事情都要遵循著它去實行。因此,不按照這個教導所做的人,即使見到我也不是見到我,即使和我在一起,也離我很遙遠;如果是按照這個教導所做的人,即使和我距離很遙遠,也是和我在一起。

弟子們啊,我的終點已經接近,別離已經不遠了。但是,不能一直沈浸在悲傷中。世界是無常的,沒有出生以後不會死的人。現在我的身體像是腐朽的車一樣壞去,是要以這個身體向你們展現無常的道理。停止沈浸悲傷中,注意到這個無常的道理,醒悟人世間真實的模樣吧。希望會改變之物不會改變,這是不可能的願望。

煩惱的盜賊總是在瞄準你們的空隙,想要擊倒你們。如果你們的房間裡有一條毒蛇的話,在還沒有把毒蛇趕走前,沒辦法安心睡在那間房間吧?必須把煩惱的盜賊趕走,必須把煩惱的蛇驅趕走,你們要謹慎地守護那顆心。

弟子們啊,現在是我的生命盡頭了。但是不要忘記,死亡的只是這個肉體。肉體由父母所生,由食物所維持,所以不可避免會生病、受傷和毀壞。

佛陀的本質不是肉體,而是開悟。即使肉體在這裡毀滅了,開悟會永遠存在於真實(Dharma)之中。因此,看見我的肉體的人並非見到我,了解我的教導的人才見到我。
在我逝世以後,將我所述說的真實(Dharma)作為你們的老師,繼續維持這個真實(Dharma),就像是侍奉我一樣。

弟子們啊,我在這個人生的最後四十五年間,已經將能說的一切都說盡了,能做的一切也都完成了。我已經沒有任何秘密,無論是在內、在外,我已完全說明了一切。

弟子們啊,現在是我的盡頭了,我要進入涅槃了。這些是我最後的教誨。


娑婆樹下的佛陀
(圖片來源:網路)

#同場加映:佛陀偉大的生涯

#同場加映:通往永恆真實之路

2018年4月19日 星期四

佛陀偉大的生涯

(圖片來源:網路)

在喜馬拉雅山南側的山腳邊,有一條河流過,河邊有釋迦族的都市迦毗羅衛國。淨飯王在這裡建築城市,施與善政,民眾們很歡喜地遵從著。
王妃摩耶夫人也是釋迦一族,她是國王的表妹。結婚後很長一段時間,他們一直未能懷孕。二十幾年後的一個夜晚,王妃夢見有一頭白色大象從她的右腋下鑽入,進入了她的子宮,之後她真的懷孕了。從王族到百姓每個人都在數著日子,翹首期盼。將近臨盆時,王妃依照風俗習慣啟程返回娘家,途中她停在蘭毘泥園休息。那時正是春陽燦爛,無憂樹的花開得燦爛。王妃舉起右手要折下枝條的那一刻,王子出生了。天地喜悅之聲四起,祝福這對母子。這天是四月八日。

淨飯王的喜悅無可比擬,他將王子命名為悉達多,意指成就一切願望。
然而,喜悅的背後也帶有痛苦,不久摩耶夫人即辭世,王子由摩耶夫人的妹妹波闇波提扶養。
此時,一位在深山裡修行的仙人阿私陀看見了城裏散發吉祥的徵兆,來到城裏見王子,並預言:「這位孩子長大後,如果留在宮殿裡,會成為統一世界的偉大國王,如果出家修行,會成為拯救世界的佛陀。」聽見預言後,淨飯王一開始很高興。但逐漸他越來越擔心兒子是否會出家。

王子從七歲開始學習文武之道。一個春日裡,他跟隨父王外出,他們遇見一個農夫在耕田。王子看到,鋤頭掘土冒出來的小蟲被小鳥啄起、飛走,他自言自語說:「可憐啊,生物互相殘殺。」然後一個人坐在樹陰下沈思。出生不久後就和母親分離,如今又看到生物之間相爭,王子的心裡很早即烙印下人生的苦惱。那就像是在年輕樹木上刻劃下的傷口,傷口不會消失,而會隨著日子一起成長,王子陷入更灰暗的思考裡。

國王看見王子這個樣子非常煩憂,他想起過去仙人的預言,為了使王子開心,他做了各種計劃,然後王子十九歲時,為他訂下婚事,對象是摩耶夫人哥哥的女兒耶輸陀羅。此後的十年間,王子在春季、秋季、雨季時分別住在不同的宮殿裡,過著歌舞享樂生活。

但在這之間他仍然頻繁地沈思冥想,試著想要了解人生意義。
「無論是宮廷裡的繁華,這個健壯的身體,還是讓人喜悅的青春,最後對這個我而言到底是什麼呢?人會生病,有一天會老去,也無法避免死亡。那青春、健康與活著,到底有什麼意義呢?
人類的生命,其實就是在追尋著什麼。但是關於追尋這件事,區分為兩種——一種是追尋錯誤的東西,一種是追尋正確的東西。所謂追尋錯誤的東西,就是人無法避免自己老去、生病和死亡,卻尋求不老、不病、不死。所謂追尋正確的東西,是了悟到剛才說的錯誤,進而尋求超越了老病死、脫離人類一切苦惱的境界。現在的我,只不過是一個追尋錯誤目標的人而已。」

這樣煩惱的日子持續著,歲月流逝,王子在二十九歲那年,生下一子羅睺羅以後,他下定決心出家。在隨從和白馬的陪伴下離開了王宮,切斷與俗世的關聯而出家了。
此時惡魔很快地纏上了王子:「回王宮吧。回去等待著就好啊,之後這個世界就都是屬於你的了。」王子斥責說:「惡魔,退去吧。所有在這地球上之物,都不是我所尋求的!」王子趕走了惡魔,剃了頭髮,邊乞討邊往南方去。

王子首先拜訪了仙人Bhagava,實際見識過他的苦行;之後他又拜訪Arada Kalama與Udraka Ramaputra,看他們的修行,然後按照他們的方式去做。然而,當王子了解到這些修行方式都不是通往開悟的道路以後,他去到Magadha國,在苦行林中做了非常激烈的苦行。那苦行有多麼激烈呢?那個程度是世上罕見的,後來佛陀自己也曾經說:「無論是過去的任何苦行者、現在的任何苦行者、或是未來的任何苦行者,都沒有人做過這樣子的苦行,未來也不會有。」

然而,這樣的苦行並未給予王子他所尋求的東西。因此,王子毫無留戀地馬上捨棄了他做了長達六年的苦行。他在河裡沐浴,洗去身上髒污,接受了附近村莊裡一位姑娘供奉的乳糜後,回復了健康。原本和王子一起在苦行林中修行的另外五個出家人,他們認為王子墮落了,於是捨下王子前往他處。

現在,在這天地之間,只剩下王子一個人了。他靜靜地坐在樹下,賭上他的性命,進入了最後的冥想。他下定決心:「血液乾涸吧!肉體腐爛吧!骨頭枯朽吧!在我開悟之前,我絕對不從這個位子上站起來。」
這一天,王子的心陷入了無可比擬的苦戰惡鬥。紊亂的心、騷亂的念頭、心底的黑影,醜陋的想法,所有一切都可稱之為惡魔的來襲。
然而當這個戰鬥結束,即將迎來黎明,當他仰望金星時,王子的心光輝閃耀,了悟一切,成為佛陀。那是在12月8日,王子三十五歲的早晨。

此後,王子以佛陀、無上覺者、如來、釋迦摩尼、釋尊、世尊等等的名字而聞名。

佛陀首先去了鹿野苑,對曾經和他一起做了六年苦行的五位出家人說道,教化他們。最初他們試著要避開佛陀,但聽了教導以後,成為了佛陀最初的弟子。然後他進入王舍城,教化了頻婆娑羅王,以此地為宣教據點,擴大宣揚教導。
人們像是口渴的人尋求水、饑餓的人尋求食物那樣,聚集到了佛陀身邊。從舍利弗、目犍連兩大弟子開始,兩千多人景仰著佛陀,成為了他的弟子。曾經擔憂佛陀出家並嘗試阻止,然後因為佛陀出家而品嘗到很深的痛苦的父親淨飯王,與養母、妻子等許多的釋迦族的人都皈依佛陀,成為弟子,另外有非常非常多的人成為他的信奉者。

傳道的旅途持續了四十五年,佛陀迎來八十歲。從王舍城到舍衛城的旅途中,他開始生病,並預言自己三月後會進入涅槃。後來病情惡化,佛陀忍著痛來到拘尸那羅城。他到城外的娑羅樹林,橫躺在兩顆娑羅樹下,直到他生命的最後一刻,仍闡述了他最後的教導。完成他身為世間導師的工作後,安靜地進入了涅槃。


#同場加映:佛陀最後的教導

2018年4月12日 星期四

與Gurubai一起進烤箱吧!

撰文:Marula

我很喜歡做法式燉菜,不只因為簡單美味健康,而是準備過程中,把黃櫛瓜、綠櫛瓜、紅蕃茄、紫茄子一起切成厚薄均一的薄片,再一片一片按照顏色順序排整齊,就像是慢慢整理自己紊亂的心,真是太療癒了!

但是,不得不說,每次當這些蔬菜擺在砧板上時,不免猶豫疑惑,這些不同形狀胖瘦的食材,真的可以乖乖整齊排好嗎?



接著,把它們切成薄片之後,開始覺得他們越長越像了。


一片一片排到烤盤,塗上橄欖油,撒上鹽巴和香料,更分不出你我了。


※做菜小撇步:
①蔬菜排好後,可以豪邁地將橄欖油淋上一兩圈,然後用油刷在蔬菜表面塗勻。
②香料可以用普羅旺斯綜合香料(包含迷迭香、百里香、奧勒岡葉等等),或超市比較容易覓得的義大利香料。


最後送進預熱好的烤箱,在高溫炙烤下,它們更是交融在一起,成為「一」道料理。

烤箱可以定溫的話,用250度大約烤30分鐘。
  如果烤箱無法定溫,就烤到表面微焦,內部軟熟的程度~


看著蔬菜們的演變過程,不禁想到這次Shri Mahayogi在台灣停留期間,有位夥伴向他提問:什麼是Gurubai

Shri Mahayogi回答:「Gurubai是尊敬著、相信著同一位上師,遵循著這位上師的指導,一同努力的一群人,也可以稱作是靈性上的兄弟姐妹。」

當時兩位可愛的Gurubai笑稱,兩個人原本的性格、喜好、習慣上完全天差地遠,根本就是兩個不同世界的人,如果不是因為瑜伽,連交朋友都不可能!

的確,最初,我們都帶著不同的身體柔軟度、不同的性別年齡職業家庭與成長背景,來與瑜伽相遇,但最終要一起努力,往唯一真實邁進。

我自己因為居住在台中,工作和家庭也佔據許多時間,經常要克服距離與時間的問題,很感謝Gurubai們總是體貼分擔工作,但自己有時仍會擔心,我真的有辦法面面兼顧,我真的做得到、做得好嗎?我把這份擔心告訴紐約前輩Anandamari桑,她只是笑笑地說:「妳都已經在這裡了,不用害怕!」

當下突然非常很感動。但「這裡」,是哪裡呢?

看著烤箱裡的蔬菜慢慢吸進油脂、慢慢因為彼此被熱逼出的香甜汁液逐漸軟化時,我彷彿看到自己也像一片奇形怪狀的茄子,或是特別僵硬的綠櫛瓜,在熱氣中努力跟上。

「這裡」,也許不單指體位法教室、真理問答場所,而是如Shri Mahayogi所說的:「尊敬著、相信著同一位上師」,那樣的地方,也就是Sangha(指實踐者們聚集而成的團體)

上師就像是幫我們把烤箱開關打開的人,藉由體位法、冥想、研讀經典產生的熱情、對追求真實的熱切,把我們這些原本形狀不同的人合而為一。
為什麼要常跟Gurubai在一起呢?

我記得Shri Mahayogi回答:因為,只有「那」存在。


【同場加映】
法式燉菜做好之後,可以冰冰吃,也可以回烤加熱(非常適合現在詭譎多變的天氣XD),變成方便的配菜哦!

炎熱天氣冰冰吃~
涼涼天氣加熱吃~



2018年4月8日 星期日

通往永恆真實之路



撰文:Priya

四月八日,是偉大的聖者佛陀誕生的日子。

Mahayogi Mission從去年開始,會在這一天舉辦慶典:永恆的真實・神性示現大典(Sanatana Dharma Avatara Mera),感謝曾經誕生於這個世界上的聖者們,慶祝他們的存在,向他們獻上敬意,藉由知曉他們的故事與生活方式,讓我們也能更靠近他們所了悟到的那永恆不滅的真理。

今年雖然沒有任何台灣人前去參加這個慶典,但在台灣的我們也是以一樣的心情度過這一天。下午的時候,我們有一個小小的聚會,向佛陀獻上鮮花與燭火,分享了佛陀的故事與教導,然後冥想一個小時。

佛陀出生王族,經歷過世間榮華富貴,仍棄絕一切,只為了解開這個世間的最大秘密——人為何而生?為何而死?存在的意義究竟是什麼?
他賭上一切,甚至賭上生命,終於了悟永恆的真實。在其後的四十五年間,為了世間受苦的人們,他持續不間斷傳道的旅程,以他親身的體驗,教導人們如何脫離痛苦,如何在求道路上前進,如何到達真實。直到他生命最終一刻止,他仍然為了弟子們闡述最後的教導

以前我曾經覺得佛教的教導很老派,感覺很不符合新時代的思維,四聖諦或八正道什麼的,聽起來好無聊也好遙遠。慢慢一點一點學習瑜伽以後,才越來越了解到佛陀的開悟是多麼偉大與值得我們尊敬、學習。
他所傳達的不是什麼艱澀抽象的哲學概念,而是一條可以實際行走的道路,只要踏實、確實地按照他所說的去做,去剖析心智、斬斷無知,
即使是兩千五百多年後的現代的我們,最終也能到達他所到達的境界——超越生老病死與一切苦惱的真實之地。

佛陀以無比的熱情與決心,發現了直通真理的道路,並且以他的存在向我們揭示了這條道路。期許我們也能燃起那樣的決心與熱情,繼續在這條道路上勇敢往前邁進!



2018年4月4日 星期三

這兒更好玩哦--三月份真理問答小記錄之二

佛陀與弟子
(圖片來源:網路)

撰文:Marula

----Yama(對外持戒)的Satya(誠實)練習裡,可以有善意的謊言嗎?

3月25日第三場真理問答開場不久後,有參與者問了這個問題。

Shri Mahayogi回答,日本也有「謊言也是一種方便」的說法。但事實上,佛法中的「方便法門」講法,來自佛教經典中的故事的演繹:
一位父親從外面工作回來時,發現家中失火,而幾個孩子在屋子裡玩得太忘情了,沒想到要逃命,為了救出小孩,父親在外面喊著:外面有更好玩的玩具哦!孩子們聽到跑了出來,因此逃過火災。

後人就詮釋為:為了他人的好,可以施點小謊,稱此為「方便」。但事實上,佛陀講述這個故事的用意,是拿來譬喻修行。燃燒的房子,正如我們活躍不滅止的心,身處火災中的小孩,是我們的靈魂,而那位善巧誘導拯救小孩的父親,正是上師(Guru)。

聽著這兒時,我腦中突然出現非常清晰的畫面。愛玩的我,不顧靈魂就要被心智與慾望的火焰吞噬,而Shri Mahayogi拿著玩具在外面溫柔慈悲地循循善誘著:這兒更好玩哦!

可以說善意的謊言嗎?Shri Mahayogi不正面回答,而以這個故事來重現了當初佛陀方便善巧的教導。可以說,他回答的形式,就回答了這個問題。我完全被打中,瞬即熱淚盈眶。

佛經中的種種故事,經後人詮釋演繹,或許多少失去原始意義,自己閱讀時,也只是在字面的屏障中自我憑空想像。而在Shri Mahayogi的真理問答上,彷彿回到兩千五百年前的現場!這種穿越與感動,唯有親臨,方可獲得。




2018年4月3日 星期二

Seeking Truth讀後感——原來Mirabai 也曾經⋯⋯


編按:Mahayogi Mission的最新書籍《Seeking Truth》出版了!!我們在今年3月22日的台灣真理問答上特別介紹了這本書。雖然是英文書籍,但在Mission紐約分部的努力下,完成了用字淺顯易懂而仍然維持原作精神的翻譯喔!真心推薦💕
今天要給各位閱讀者帶來的,就是一篇熱~騰騰的讀後心得(是不是很神速呢!)廢話不多說,一起往下看吧😉

撰文:珝珝

第一次見到Mirabai桑是在2015年5月,當時她來台灣舉辦奉愛唱頌,那是我第一次接觸梵唱(Kirtan),也是剛學習Raja Yoga沒多久。我已經忘了當天唱了些什麼,但至今還記得Mirabai的笑容,怎麼能笑得那麼純粹、那麼毫無保留、那麼有感染力,我幾乎是第一眼就愛上了她,課後還忍不住對她表達感謝,她給了我一個又大又深的擁抱,就像她的笑容一樣毫無保留。我有點嚇到。就在我回過神來時,她的雙手還緊緊的擁著我,我幾乎感到窒息(不是生理上的),我不好意思的回抱了她。

那天,我感到我的世界好像開始崩解,就像破掉的鏡子一樣一片片裂開了。

後來我有機會跟Mirabai描述初見面時的悸動,她不好意思的笑了,前輩就是這麼可愛。

之後有更多機會見到Mirabai桑。在前輩協助下,我們三度邀請了Yogi桑(註1)來台,身為瑜伽行者學苑的工作人員,我得以不同角度觀察她,她做事嚴謹、設想周到、體貼他人,我眼中的Mirabai桑有了不同的層次。

為何Mirabai會是Mirabai?身為粉絲自然不能錯過她的自傳——《Seeking Truth》,聽說她原本只是一介凡人(?),她是如何轉變的?她如何能如此堅定地跟隨著Yogi桑,在瑜伽的道路上走了十多年?
我想知道答案。

我從書裡讀到,的確,Mirabai桑一開始也很廢(!),她對自己感到不滿、她對生活感到焦慮、她會抱怨工作,她常常對某些人事物感到不耐,她陷在情緒、生活的漩渦裡找不到出口。看到以前的Mirabai,我好安心~而她其實還比我更叛逆,她跟前輩會有摩擦,甚至還當面挑戰Yogi桑,坦率的提出質疑!

Mirabai赤裸裸地揭露了自己,她的懷疑、她的掙扎、她的軟弱、她的痛苦。我從字裡行間看到了自己,下不定決心的自己。

「如果我像這樣繼續,我真的有辦法讓我自己轉變嗎?」
「瑜伽是我未來的道路嗎?」(註2)

我忍不住想到Mirabai桑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被Yogi桑「大聲責罵」(!)的話:

瑜伽或佛陀的教導完全不是智性上的使用,它們是解脫痛苦的具體方法,不去應用它們並持續把它們化為行動,是毫無意義的!(註3)

我們常常看到、聽到很多教導,然而這些教導如果只停留在「知道」,沒有去好好的思考,或是像Mirabai那樣,進而在冥想中練習,充其量對所謂的教導也只是「有印象」罷了。而Mirabai之所以為Mirabai,是她即使有懷疑,卻還是始終牢牢抓住那個使她不願放棄的甚麼,跌跌撞撞的一路走了過來。

借用她對京都前輩們的疑惑,我也想問: 她在Yogi桑跟瑜伽本身看到了什麼?那是什麼樣的風景?

我想知道。

我再度為Mirabai桑的毫無保留而深深感動,她的「失敗」讓我感到釋懷、她的努力讓我受到鼓舞。

「我缺少的,是對瑜伽的純粹的信仰。
   我覺得,我無法堅定志向的原因,
   我還感到佛陀或瑜伽跟我之間還有一堵牆的原因,
   是因為缺少信仰。」(註4)


前輩的身影是強大的,我深深感到被祝福著。


註1:Yogi桑即為Shri Mahayogi,許多日本弟子以敬愛的態度暱稱其為Yogi桑。
註2:摘自《Seeking Truth》第100頁
註3:摘自《Seeking Truth》第095頁
註4:摘自《Seeking Truth》第128頁

-------------------------------------------------------------
如果也想讀讀這本書:請點入購買連結

另外,我們也要在這裡很高興地宣布:Mirabai桑很快地就會來到台灣了喔!!!!!
在4月27日至5月6日的期間,
將舉辦奉愛唱頌、真理問答、體位法及冥想的一系列課程,
歡迎一起來向Mirabai桑學習~~🌹
報名連結:goo.gl/28ucK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