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6月11日 星期四

謝謝瑜伽體位法,我變得更有力量了

【特別企劃:體位法練習心得系列文章】-2


撰文:依靜

因為工作需要長時間彈吉他,身體的肩頸和背部經常都很痠痛,尤其是膏肓穴的位置,時常痛到無能為力。姐姐開始學瑜伽後,跟我分享身體的變化,有時候她也會揪我,於是我在2018年初開始學習瑜伽體位法。

剛開始是抱持著讓身體舒緩筋絡的心態學習,因為對瑜伽還沒有很大的興趣,只是用輕鬆的心情做著,身體非常僵硬的我,也沒有抱著多大的希望,看著姊姊總是輕易地將身體折來折去,心裡想著因為她小時候學跳舞有拉過筋,來安慰自己。

每週二的練習,一開始帶著忐忑的心,一點一點學習動作,隨著每個動作的吐氣,沒什麼肌力的身體只能專注地堅持著,直到不停發抖。因為腦袋也沒多餘的心思想事情,上完瑜伽課後,會覺得整個人像清空了什麼一樣,身體和心都變得很輕盈。但是胃也空空的,所以上完瑜伽課後,我和姐姐會去吃永和豆漿的鐵板麵犒賞自己,覺得有上瑜伽課的我好棒。後來某次上完瑜伽課後,覺得口很渴要喝水,被Priya撞見,她急忙阻止我,說剛練完體位法後,體內的prana(氣)會順暢地流動全身,喝水或吃東西就會讓本來順利運行的prana集中到胃部,這樣很可惜,從此以後就沒有再去吃鐵板麵了。

就這樣維持著兩個月四堂瑜伽課的頻率,在家只會偶爾做做貓式。後來因為生活上的變化,心裡的痛苦驅使我想更認真學習瑜伽。每次課後分享的Yogi桑的真理問答內容,總是默默給予我生活很大的幫助。從2018年11月底開始,和姐姐每週二固定上瑜伽課,在家也開始比從前更認真練習體位法。

不知道為什麼,體位法裡的犁鋤式很吸引我,一開始是躺著把腳抬到90度,隨著身體的肌力增強,就可以做到完成動作。某次的課堂練習,在老師的幫助下,我順利的把腳帶到頭後方了!我感覺到,慢慢的累積練習,身體的柔軟度和肌力也慢慢地在增強中,以前站著做前彎,手只能碰到膝蓋的我,現在卻可以慢慢地碰到地板,實在是太令人感動了!

2019年11月,很幸運地到京都參加Jayanti後,養成了每天做瑜伽體位法的習慣,除了身體受傷不能做以外,即使工作結束後時間很晚身體很累,也還是會做幾個動作並冥想,讓自己保持著和瑜伽的連結。漸漸地,呼吸比以前更穩定,氣也比以前更長(唱歌時感覺特別明顯),肚子的核心也更有力,腿也比以前結實了,感覺得到自己變得更有力量,心也越來越堅強穩定,而且,肩頸和背部的疼痛已經不再困擾我了!

我好開心遇見瑜伽,今後也會持續認真專注的練習!

2020年5月25日 星期一

每天練體位法到底有多困難呢?

【特別企劃:體位法練習心得系列文章】-1

當我們練習體位法,我們在練習什麼呢?
也許你已經練習了一段時間,聽過無數次以下的話,有著無數種反應:

體位法是邁向覺醒的準備。(欸?好像聽不懂XD)

體位法是為了最後的冥想。(沒錯,要好好坐著好困難啊)

體位法的姿勢不重要,重點在呼吸。(好像是這樣說沒錯,但我好想倒立XD)

事實上,每個人的身體、心智狀況都不同,如果仔細覺察,你一定能體會到練習體位法之後,身體、心智或日常生活,慢慢起了變化。那,就是一份禮物。
請來讀讀練習夥伴們的經驗,也歡迎寫下你的心得!



撰文:依錚


2018年的瑜伽團練年末聚餐,每個人輪流說出新的一年對自己的期許時,我說出的是:希望自己真的能每天練習體位法。

但是,最高紀錄維持兩個禮拜,之後總是工作太忙、噢!我實在太累了、哎呀今天真的很不想練餒⋯⋯等等藉口而破功,然後開始討厭自己。讀了《理想人類生活指南》(註1),Mirabai桑(註2)說到每天練習體位法的重要性,又練了四、五天,之後又偷懶了,永無止盡地重複著如此的循環。

直到2019年11月參加了Jayanti(註3)後,才正式養成每天做體位法的習慣。在京都和gurubai們(註4)一起生活的那些日子,體位法練習是固定行程,想逃也逃不了,所有動作老老實實的做完(在家裡練習時,會自以為是地略過某些動作),有幾天的最後行程是體位法練習,隔天醒來的第一個行程也是體位法練習,有種啊我不是昨天睡前才練,怎麼現在又要練了的感覺。在京都多停留兩天,也去參加了日本Mission的體位法課程,在前輩的指導下,原本很害怕的輪式,居然也能做到了!

這麼算起來,來到日本後已經連續做整套體位法八天了,帶著此次日本行的感動,我下定決心要堅持下去,無論多忙多累,甚至是過年回彰化老家休息的年假,也帶上瑜伽墊回家練習。練習的過程,發現自己的心竟然如此吵雜喧鬧,各種念頭生滅不息,身體會不由自主地打嗝、放屁、甚至流眼淚,我把這些狀態視為一種淨化,體位法結束後接著冥想練習。

一直到現在,我真的堅持每天練習體位法和冥想半年了。以前總會多愁善感、莫名憂鬱的狀態減少很多,身體更有力量的同時,心也跟著改變了,各種生活和工作的事,都比以前更有耐心的去完成。而飲食方面,以前怕胖,澱粉類吃的很少,在京都那幾天被分配到廚房組,習得飯糰的技藝後,飯量大增,但因為每天都有練習體位法,體重也沒有增加,幾乎每天吃著自己料理的食物,原本經常胃痛或脹氣的問題,也改善很多。

現在對我來說,體位法的練習,就像每天都要吃飯、喝水一樣重要,期許自己繼續精進瑜伽的修行,真的可以越來越有趣。


註1:《理想人類生活指南》共出版三冊,詳細介紹及購買連結:https://forms.gle/zZWZRTQyjWjw1Yr19
註2:Mirabai為Shri Mahayogi的弟子,跟隨上師學習瑜伽多年,目前住於日本京都。她成立梵唱團體-Shakti,持續透過奉愛唱頌的方式,感受神的愛以及與神連結的喜悅。2015年、2016年及2018年均曾訪問台灣,為台灣的同學們帶來許多啟發與鼓勵。
註3:Jayanti,御聖誕祭,慶祝聖者誕生的慶典。
註4:gurubai,尊敬著、相信著同一位上師,遵循著這位上師的指導,一同努力的一群人,也可以稱作是靈性上的兄弟姐妹。

2020年5月15日 星期五

體位法,面對與臣服

2020/05/09 台中特別課程第三場紀錄

撰文:Marula


5月9日,母親節前一天的週六,台中春季特別課程來到第三場。在體位法練習之後,一起觀看Mahayogi Mossion在2002年拍攝的紀錄片《In The Cave With The Master》(與上師在洞穴裡的日子)。

紀錄片的主角Niranjan透過上師Shri Mahayogi直接指導體位法的過程,正視自己的身體、心智念頭、以及自己與上師的關係。短短50分鐘的紀錄片所涵蓋的,不只是體位法而已,而是一位現代修行者求道的歷程。

映後的討論,以菩提達摩與弟子慧可的故事開始。幾位夥伴對於「慧可為了顯示尋求真實的決心而砍下手臂」這樣的行為感到不可思議!到底「決心」、「覺悟」在修行路上有多麽重要呢?

台北夥伴Amily分享,自己其實在練習路上也是經歷了多次進進退退,總是燃起熱情一陣子,又因為瑣事或是惰性消退,但是,不管決心熄滅多少次,只要一回來,就會發現Shri Mahayogi一直都在,他就像真實一樣,不會移動,不會消失改變。Amily真誠深刻地說著,自然地流下眼淚。那一刻,我感覺到,Shri Mahayogi彷彿就在現場,無聲而充滿力量地支持著我們。



我自己在練習Raja Yoga不久後,就第一次看了這部影片,幾年來重看了無數次,每次都對Niranjan桑落淚的片段深深震撼。一開始並不理解那是什麼,只覺得感動,漸漸隨著自己的加深練習,感覺到那是正視自己的恐懼,正視自己不滅止的念頭,嘗試藉由高難度的體位法,去碰觸到熱情極限的邊緣,所流下的眼淚。

「在他面前,我感覺到,除了愛與真實之外,其他所有東西都是我的心智製造出來的。」無論是恐懼、或是自尊,在Shri Mahayogi眼中都是不存在的,Niranjan竭盡努力,成為上師眼中的真實。最後一幕瞑想中的Shri Mahayogi的姿態容顏,也是我幾年來經常在冥想中經常觀想的圖像。

將近二十年前拍攝的影片,無論看了幾次,無論隔多久再看,都會因為自己加深練習,而更能理解體會。這次第一次觀看的夥伴,也許還沒有太多的感覺,但相信都已經種下種子,帶著這個神聖的種子,就像帶著祝福,每日持續自己在墊子上的體位法練習,一定很快就能品嚐到真實的甘露,哪怕只有一滴,也能引領我們繼續前進。

以下,也分享兩位夥伴的心得。


*Amanda:
「要非常小心你的每一個念頭」、「臣服」、「面對自己」、「當你的內心愈敞開,身體的柔軟度也會更好」Prasadini在第三回特別課程課後討論中這樣對我們說。
三週前因為搬重物下樓不慎滑倒,撞到尾椎和下背,痛到連日常生活中的上下樓梯、翻身起床都不再日常。
兩天後Marula鼓勵我參加團練,不舒服時就練習冥想取代體位法。帶著觀察身體狀態的心情前去練習,但當最基本的貓式都動彈不得時,恐懼和挫折瞬間爬滿我的心,懷疑自己的柔軟度會倒退到天邊去。
一直以來我對於運動很執著,即便受傷也不敢休息太久,深怕各種退步。這次卻念頭一轉,決定善待身體好好休息幾週,心裡也不再因為不能運動、沒有練習瑜伽而感到焦慮。
5月9日特別課程前,其實還擔心著到底有什麼動作是我能完成的,沒想到這三週在我願意放下執念讓身體好好休息,不追求時刻維持在一定的狀態,身體居然恢復到接近受傷前的柔軟度,這反饋出乎我意料之外。
紀錄片主角所謂的「give up myself」(棄絕自己)原來是這麼一回事。
原來只要我敞開內心,臣服於身體的傷痛,臣服於肉體的不能,臣服於生命所帶來的,不執著於那些曾經想要緊抓不放的,心靈和身體都能達到一個更開闊、更柔軟的狀態。
受傷其實不只是受傷而已,體位法也不只是體位法而已,透過這次受傷的經驗和體位法的練習,我經驗了更多生活中的瑜伽哲學。



*資宜:
這是我第一次參加台中課程,但絲毫不覺得生疏,大家說著共同的話語,毫不保留地分享生活中對瑜伽練習的體驗。這是我第三次看《In The Cave With The Master》,前兩次的觀影印象除了鼓聲外,什麼都沒有。
這次,連自己也震驚,竟然與影片有些許的心心相映。回想自己體位法的練習,也是一場與心中恐懼的戰鬥,而又要相信什麼呢?過去我最不愛做的動作便是開腳,每當動作來到肩立(開腳前的第三個動作),心裡就開始緊張。練習開腳時,每每口令還沒下,我便草草地自己完成動作站起來休息,一來因為身體很累,二來也覺得自己一定做不到,所 以 那 就 這 樣 吧!這樣的日子持續好久,不知道那一天練習時,心裡突然有個「那就想著神吧」的念頭,從那之後,每當開腳來臨,便是我和神的獨處時光。一次又一次(其實是一年又一年),我發現對於開腳的緊張和不安日益減少,也終於能和同學們有一致的速度練習開腳,有幾次,甚至驚覺獨處的時光怎麼這麼短暫。
昨天有同學問到,怎麼能如此確定要追隨的人呢?
以我的經驗而言,自己沒有在一開始就確定在追求的是什麼,也時常抱持著懷疑的態度。
事實上,常常是走投無路時,抱持著「那就試試看這個方法吧」的時候更多。
幸運的是,這些方法似乎都很有效,於是我願意多相信一點,再多試一點,一路便走到了今天。
神一直都在,我們願意靠近嗎?


2020年4月22日 星期三

帶著熱情,前進吧!


撰文:Marula

2020年春天,我們無法預知的、變化不斷的外在世界,又來了一次大震撼與大挑戰:新型冠狀病毒(武漢肺炎)在全世界蔓延著,台灣雖然很幸運地疫情獲得控制,台北和台中的瑜伽體位法團練目前也得以繼續,但仍然可以感覺到四處瀰漫著不安的氣氛。4月11日週六,十五位gurubai(註1)不受到傳染病的威脅,懷著參加祭典的心情來到Ananda Ashrama,一同觀賞去年四月在京都舉行的神性示現祭典的紀錄影片。

影片投影在Ananda Ashrama的白牆上,當祭典開始,Yogi桑(註2)進入Prema Ashrama(註3),坐上坐台,日本前輩獻上花圈與Puja(註4),大家全神貫注在神聖的儀式、與Yogi桑慈祥平和的身姿上,我感覺到彷彿影片已不再是平面投影,而是VR般立體而真實,真的感覺到身歷其境,Prema Ashrama延伸到了Ananda Ashrama,Yogi就坐在前方凝視著我們,給予我們無限溫柔的Darshan(註5)





祭典中八位日本前輩的祝辭,分別由各個面向與角度,介紹Sri Ramakrishna(註6)。在台北的團練後以及在部落格上,Priya持續地向台灣成員介紹這位聖者的小故事與教導,所以大家並不陌生。但是,聽到前輩的祝辭中,自己的探求、修行與Shri Ramakrishna的連結,看到前輩們充滿熱情、率真、一心一意,卻又非常謙虛的姿態,還是深深地受到感動。

祭典中段Satya桑(住在日本京都的一位弟子)祝辭的尾聲,現場還原了《Ramakrishna的福音》中的一篇。在Prema Ashrama的gurubai唱著Hare Krishna,在Ananda Ashrama這頭看著投影的我們也跟著唱,兩邊的歌聲融在一起,笑容、淚水也化為一體,我們一同注視著Yogi桑,一同感受著達克希什瓦(註7),一同沉浸在喜悅中,彷彿加爾各答、京都、台北,已經沒有了界線;150年前、去年和此時此刻,也沒有時間遠近。這樣的感覺,在祭典最後,大家一起和Yogi桑唸著:Om Tat Sat Om時,也再一次被喚起。

三個多小時,只有Yogi桑,只有Shri Ramakrishna,只有喜悅與感動,這在瘟疫蔓延的此刻,是多麼難得、多麼幸運啊!由於外在環境的動盪,帶來的內心躁動不安,彷彿在這三個多小時內,得到了安定。非常非常感謝製作並開放觀賞此次影片的Mahayogi Mission及前輩們。

放映會結束後,大家一起晚餐,並分享心得。很多位gurubai都對多位前輩祝辭中提到的「神的僕人」、「神的道具」印象特別深刻。同時也有人反省自己,其實在做服務工作時,常常是帶著Ego,說著要當神的僕人、神的道具,但自己的熱情與信仰沒有跟著提高時,也就只是在嘴邊說著而已。大家互相鼓勵,儘管如此,絕對不要升起「我還差好遠」、「我做不到」的想法,而是要帶著熱情繼續前進,一小步小步地向前輩學習、向真實靠近。

也有gurubai分享,去年秋天從京都回來以後,已經把人生中原本期待的、或認為該做的計畫放下了,像是Cataniya桑(住在日本京都的弟子)祝辭中說到的「結婚、生小孩、買房子」,放下之後,感覺人生輕鬆了很多,也重新思考,自己到底想要過什麼樣的人生?

想要什麼樣的人生?我回想,幾乎每位前輩祝辭中都提到了「生命姿態」,Sri Ramakrishna的生命姿態、拉度的生命姿態、只看著神想著神的生命姿態、以他人的喜悅作為糧食的生命姿態…….,有這麼多的榜樣供我們學習!那不僅僅是Life Style,而是超越所有Style的Style,是活出真實、活出瑜伽!Bravo!!!


註1:gurubai,尊敬著、相信著同一位上師,遵循著這位上師的指導,一同努力的一群人,也可以稱作是靈性上的兄弟姐妹。
註2:Yogi桑即為Shri Mahayogi,許多日本弟子以敬愛的態度暱稱其為Yogi桑。
註3:Prema Ashrama,
註4:puja,禮拜儀式。
註5:darshan,即「神視」,字面意義為注視,意指祝福、恩寵。聖者的注視被認為可以給予我們自由。弟子可以藉由上師的注視而加速靈性上的成長。
註6:Sri Ramakrishna,19世紀出現於印度的聖者。
註7:達克希什瓦,為地名,Sri Ramakrishna曾住在位於達克希什瓦的卡利女神寺院裡。

2020年4月14日 星期二

公開招募會員中!

成為台灣摩訶瑜伽行者真理實踐會的一員吧!

懷著謹慎又期待的心情,我們要公開招收會員了~

對於Shri Mahayogi 在台灣的弟子們及追尋者來說,這是歷史性的一刻,自從2013年啟動了台灣與Shri Mahayogi 之間的緣份,上師與他的資深弟子不辭辛勞的多次來台,引導我們領悟生命真正的意義,並且向我們揭露超越時空的自由與喜悅。

為了將來能持續邀請Shri Mahayogi 及其資深弟子來台灣舉辦活動,並出版Shri Mahayogi 的教導,我們正視到向政府申請成立正式的組織,是我們應該負起的責任。

經過一段時間的籌備,台灣摩訶瑜伽行者真理實踐會終於由內政部發文核准設立,並成立籌備會,因此我們要公開徵求會員了。

我們將依循Shri Mahayogi的教導,藉由瑜伽體位法、聖典學習、冥想、梵唱及社會服務等行動,激勵個人透過自身經驗,體會瑜伽的至高境界

歡迎贊同本會宗旨、年滿20歲、對追求真理具有熱忱並實踐瑜伽者,成為我們的一員!

籌備期間申請入會之截止日期:即日起 至中華民國 109年 4月21日止
入會費$300/年費$1000
入會請點網址連結填寫入會申請表:https://reurl.cc/MvX93n


聯絡信箱:MTMTW.info@gmail.com

籌備委員會主委:

2020年4月8日 星期三

致永恆的真實 2020

右邊的人像是Sri Ramakrishna Paramahansa
左邊的題字是Shri Mahayogi在2019年4月訪台時留下的字跡

今年四月的台北,是細雨紛飛,春寒料峭。
4月8日,傳說中是偉大的佛陀誕生的日子。每年4月8日在日本京都會舉辦的Sanatana Dharma Avatara Mela(神性示現大典),向永恆的真實、向每一個曾顯化於這世上的Avatara(神的化身)們致上敬意。

然而,現在世界各地因為新型冠狀病毒(武漢肺炎)的影響而受苦著,情況嚴峻。
日本的慶典因而取消,Mahayogi Mission在日本各地、在紐約的各個課程也都暫時停止了。
台灣雖然非常幸運地還在受控制的範圍內,也仍是籠罩著層層陰影,揮之不去。不過我們仍然努力繼續維持平常的練習。

昨天我們將體位法的練習時間縮短為一個小時,另外一個小時用來舉辦了一個小小的活動,希望能與參與的夥伴們一起分享Sanatana Dharma Avatara Mela這個慶典的意義,另外也分享Sri Ramakrishna的故事與教導。
Ramakrishna是19世紀末在印度實際存在過的聖者,和耶穌、佛陀一樣,被視為是Avatara;他曾經為了見到神而埋頭修行,在真正見到神以後,不斷鼓勵、提醒人們去愛神,指引許許多多的人們朝向神的道路。

Ramakrishna年輕時遭逢長兄因病離世,慟失親人的哀傷讓他忍不住思考:
人們明明連明天會如何都不知道,卻還是追求著虛幻的幸福而東奔西跑。
不會改變的真正的幸福在哪裡呢?怎麼樣才能得到真正的安心呢?

怎麼樣才能得到真正的安心——這會不會是現在很多人的心情呢?
世界無時無刻不停在變化,我們無力改變。
然而,無論是佛陀、Sri Ramakrishna或我們的老師Shri Mahayogi,都教導我們:
永恆的真實存在於萬物之中,存在於我們每一個人之中
當我們覺醒於真實,一切的苦惱煩憂都將離我們遠去。

瑜伽正是引導我們抵達真實的一條道路。

台灣的課程不知道還能持續多久,之後或許也會有暫停的可能性,
我們每一個人現在所能做的,
就是每天好好練習體位法、閱讀聖典、冥想,調整好自己的身心狀態,
把注意力從外在拉回到內在,專注在永恆的真實之上。
當我們越專注於內在,越能不受外在各種風波、動搖而影響,保持安寧與平靜。


活動的後半段,唱了兩首梵唱(kirtan):Bajamana Ma與He Nanda Nanda Gopala
希望我們都能戰勝一切不安與恐懼,全心全意朝向神,朝向永恆的真實!







2020年3月26日 星期四

深水會


撰文:深水晋治
原文發表於MYM日本部落格:ヨーガを生きる

不知是誰取了這名字:深水會。
這是指,為了一個年過四十連一道菜都不會做,而且在遇見瑜伽之後還對飲食毫不在意的不用心的傢伙,從頭開始灌輸他教導和習慣,而有了這樣的料理教室。

從未顧慮吃的東西、時間和份量、從料理的麻煩中逃跑了幾十年的我,終於被神逮住了脖子。
為了重新審視我的飲食價值觀,被派遣而來的是三位姊姊:負責聚會企劃和料理指導的Amiti桑;準備食材、協助料理、洗東西等等提供各種支援的山口正美桑,以及吃了我做的菜後會有點浮誇地給予我稱讚的Anandi桑。
對於開始學習瑜伽一年多的我來說,這是一個過於華麗的陣容,所以第一次聚會非常退縮,說實話我以為就僅只這一次了,但是回過神來,這個聚會從去年七月開始,已經舉辦了六次了。

從咖哩開始,蛋包飯、義大利麵、天婦羅、湯豆腐、蕎麥麵等,這大概是以四十出頭料理外行的單身男子為條件去詳加考量而決定的菜單,通過這組完美陣容,用各種方法對我這個外行人進行開導、鼓勵和表揚。
而且,不僅僅是做菜而已。擁有肉體、誕生在這個世界上的我們,一邊食用著米和蔬菜等食材的生命,一邊調整身心完成瑜伽修煉,因此什麼時候該吃什麼就會自然决定,這些瑜伽對飲食的看法,她們也從頭開始認真仔細地教導我。
托她們的福,我的飲食生活漸漸發生了變化,今年,我也親手做了在Samarasa料理教室裡學到的年節料理,來迎接新的一年。照這樣前進,當然今後我也想要努力學習最低限度的飲食,並改正飲食相關的價值觀。

而另一方面,前輩們接下了,從頭開始教一個外行大叔做菜,這樣意味不明的任務,卻從未露出任何厭煩的表情,總是溫柔淡然地完成,我想我真正應該學習的,是這種為他人服務的姿態。透過料理這個方便的路徑,她們教導我的,不就是行動瑜伽嗎?
從開始學習瑜伽後,經常聽到「為他人獻身服務」。看著料理聚會上的前輩們,我深切地感覺到,原來我還不明白這句話的意思。我在被服務的這一邊,親眼看著服務奉獻的榜樣們,同時產生了一個掙扎,那就是:學習著相同的瑜伽的我,還要甘願留在這一邊多久呢?
在這種掙扎之中,產生了把我從速食食品專櫃,拉到新鮮食品專櫃的力量,甚至我感覺到,彷彿還隱藏著一股讓我從業的道路,回到瑜伽道路的力量。
於是就這樣,在預感自己可以撒嬌的時間即將所剩無幾的基礎上,抓住痛下決斷之前的緩衝期,重新下定決心現在要用各種方式培養覺悟,要與把我輕易拉進業的道路的低層次傾向分道揚鑣。

以上就是我通過這個料理聚會,學到的以及感受到的事。

啊,在時間結束之前好好撒嬌吧,一邊和這種可惡的想法嬉戲著,一邊馳騁想像著第七次深水會的菜單,這就是今天這個時候的我。

由左至右:   Amiti桑  →  山口正美桑  →  Anandi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