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5月30日 星期三

朝那聲音的方向前進

撰文:昭淵

今年三月,在台灣的某次真理問答中,Yogi桑(註)和我們分享了這樣一個故事:

「一群小孩在屋子裡玩,沒有人注意到房子失火了,父親在屋外焦急喊著:『裡面很危險,你們趕快出來!』小孩們太投入在遊戲中,沒有聽見。眼看火勢越來越大,父親忽然想到一個好方法,他對玩心正高的孩子說:『外面有更好玩的東西喔!』於是貪玩好奇的小孩們,爭先恐後地從屋子裡跑了出來,最後所幸皆免於被大火吞噬的危險。」

在這個故事中,那無情的火勢是世間的苦難,不知道深陷危險大火的小孩是我們,那個引我們走出屋子的聲音,是古魯(Guru,意指上師)的呼喊。

在接觸瑜伽之前,我覺得自己的生活已經滿理想了,做著自己喜歡的工作,賺取生活所需、每天為了自己的夢想努力負責、偶爾和朋友聚會、有能力買點東西慰勞自己⋯⋯等,和大多數的人沒有差別,生活如此日復一日、不斷重複,自己似乎也沒有覺得有什麼不對。

但在看似平和規律的外在形式下,其實在我浮動不安的心中,總有一顆顆不被外人發現的未爆彈。明明上一秒還很開心,為什麼此刻心情立刻墜入谷底?為什麼面對不喜歡的事情總是覺得憤怒不悅?為什麼對未來的不確定總是容易困頓迷惘?

明明已經那麼努力在掌握自己的人生了呀,為什麼還會有這些無奈和混亂呢?

我想,那是因為我們還深陷在那座著火的屋子,我們以為最重要或是最好玩的東西還在那個屋子裡,所以遲遲不願離開,甚至連火都要燒上身體了還完全沒有自覺,在這樣裹足不前的時刻,需要有個清晰且溫柔的指引,帶我們離開困境。

每次真理問答中,我總是聽見那樣的聲音。

今年三月的真理問答,可以感受到大家在去年Yogi桑的指導下逐漸成長,提問的問題層面更深、更廣,很多人問到冥想的方法,也有人問到如何在生活與工作中實踐瑜伽,但我對其中一位提問者的問題印象極為深刻。

這位提問者,急切地尋問Yogi桑:「老師,您說的這些道理對我而言都太深太難,我聽不懂,難道沒有什麼捷徑、秘訣、一點就通的傳授?」

在Yogi桑與他反覆來回一次次的問答中,他一直說「聽不懂、好難、我辦不到」,於是上師的語氣漸漸變得慎重且嚴肅,最後Yogi桑說:有空閒說詭辯的話,一點點也好,請你拿這些時間精進自己。若是不了解,就應該要謙虛地學習。

雖然Yogi桑是在回答他的問題,但當下我彷彿受到當頭棒喝,心中有個強硬頑固的東西碎裂了。

於是我問自己,關於「真理」有沒有什麼捷徑、秘訣、一點就通的傳授?有的,就是我們正在討論、正在說明的這些,這些都是被實踐、被整理過最該消化理解的事情,已裁切成最適當的形狀馬上可以入口,不張口服用的是我的心,用藉口將真理拒絕在外的是我的心。

所以我知道了,要改變的是我的心。真理就在眼前,讓我無法伸手擁抱的,是心的作用,也就是無知的枷鎖,心將我綁在那熊熊大火的屋子裡,讓我動彈不得,所以練習把心的聲音關掉,而去認真傾聽來自屋外的呼喊,成為我現在的練習。希望自己能時時謹記Yogi桑的教導,讓真實的智慧像大雨傾盆而下,澆熄無知的火,讓我們能遠離苦難、徹底得到自由。能接受到如此智慧的洗滌,我心中充滿難以言說的感謝之意。

在一次次的真理問答中,我反覆思考什麼是理想的生活?什麼是理想的人類?我想要什麼樣的人生?我現在沒有答案,但似乎慢慢有了一點方向。若你問我,瑜伽的教導給了我什麼?我會說,它給了我一個可以安心跟隨的聲音,讓我朝更明亮幸福的世界前進。




註:Yogi桑即為Shri Mahayogi,許多日本弟子以敬愛的態度暱稱其為Yogi桑。

2018年5月16日 星期三

真實的追求——2018年Mirabai訪台記錄

撰文:Priya

暌違兩年,我們終於又邀請到Mirabai桑來訪台灣,在4月27日到5月6日這段期間裡,在台北分別舉辦了各兩場的體位法・冥想課程、真理問答與奉愛唱頌,然後這次還特別企劃了一場在台中的體位法冥想課程!

每一堂的體位法・冥想課程裡,氣氛安靜而專注,每個人努力練習著在自己的極限好好呼吸;最後30分鐘的問答時間裡,參加者們非常踴躍的提問,舉凡動作的順序、細節,或是日常作息裡的練習時間、飲食與體位法的關係或是冥想相關問題,而Mirabai桑也清楚、仔細地一一為大家說明。在Mirabai桑的鼓勵下,大家對於體位法、冥想的實踐彷彿也獲得了更多信心。

體位法冥想課程@台北

體位法冥想課程@台北    問答時間

體位法冥想課程@台中     問答時間

買了書第一件要做的事是⋯⋯
向作者要簽名!XD

真理問答裡,無論是實踐過程中產生的疑惑,還是日常生活裡遭遇的難題,參加者們很坦率地提出自己的疑問,也認真聆聽與接受Mirabai桑的回答。原本充滿困惑的人,或是煩惱著如何踏出下一步的人,大家都因真理的解答而一掃疑雲,聽著聽著,每個人都不自覺地綻放笑容,有時候也因為Mirabai桑的幽默而全場大笑。結束時,每個人都是帶著晴朗的神色回家。





奉愛唱頌,則是自從公佈Mirabai桑要來台後,大家都期待很久的一件事!(畢竟上次舉辦已經是兩年前的事情了啊)Mirabai桑這次帶來了兩首台灣的我們沒有唱過的歌曲,一首是讓人想要跳起舞來的快樂奔放的Siva Shambho,另一首則是旋律簡單好記的Tumi Bhajare Mana。Mirabai桑鼓勵我們,無論何時何地均可唱頌,唱哪一首歌、唱哪位神的名字都可以,甚至不了解那些神的故事也沒有關係;重要的是,藉由唱頌神的聖名,而讓我們的心再次憶起神聖的存在。在奉愛唱頌時,常常有人陶醉似地閉著眼睛唱歌,或許就是正在感受著與神連結的那份喜悅吧~

奉愛唱頌@台北

奉愛唱頌@台北

接下來,想介紹兩位參加者的感想~

珝珝
「非常期待Mirabai桑來。最近因為工作,很久沒參加星期二晚上的團練了,感到自己的心逐漸浮動,感到身不由己的糾結與痛苦,但Mirabai的Kirtan(梵唱)釋放了我,我再度感受到平靜。閉上眼睛,在Mirabai的帶領下梵唱,真切感受到她的歌聲像瀑布一樣,不斷衝擊著我的腦門,打到我的胸口。
我注意到在最後的Mantra(真言),她要示範前,看起來突然卻又很自然的先閉上眼睛、緩了呼吸之後才開口,虔誠的模樣頓時讓我發現,這場活動不是她的『演唱會』,不是她的『表演』,她帶領我的是跟神的對話。透過這次的機會,再次感受到前輩的強大!接下來我也會好好加油。」


Ayano
「三月份Yogi桑回日本之後,內心浮出了許多不符合真理的事在跟真理對抗著,還難得生了一場病,說不出的痛苦在內心糾結著。還好Mirabai桑緊接著一個月來到臺灣,就像及時雨一樣。
雖然見過Mirabai桑很多次了,但這次特別覺得,好像在Mirabai桑身上也看到Yogi桑有的東西,那是什麼?我好想知道!尤其是在第一場Kirtan,唱著Siva Sambho的時候,內心滿滿的喜悅,Mirabai桑的笑容跟歌聲裡面有Yogi桑的愛。
在真理問答時,這一個月的戰鬥與糾結即使很難說出口,我還是提出來了,這時我感覺到了在提問的過程,是一個與神之間的關係,與旁人無關,就好像其他什麼都不存在一樣。
Yogi桑曾說要和Gurubai多相處,這次Mirabai桑來,我觀察著實踐真理究竟是什麼樣子,聽著Mirabai桑溫柔地述說真理,我好像突然懂了『用真理教導心』是什麼意思!如果可以用真理教會自己固執的心,那麼也能很溫柔地向大家分享Yogi桑的教導了! 真的很感謝前輩百忙之中來到臺灣照顧我們這些小花,很感謝有這次的機會!謝謝!謝謝!可以再繼續往前走了!」


在將近兩周的時間裡安排了這麼密集的行程,我們真的從中獲得好多好多,無論是誰都深深受Mirabai桑所吸引!述說著Shri Mahayogi或瑜伽的教導時,Mirabai桑非常堅定,邏輯清晰、條理分明,同時,她以溫柔而寬廣的心,毫無批判地、完全地接受每個人當下的狀態,然後給予最真誠的建議;Mirabai桑還有真摯的眼神與開朗的笑容,融化了各種有形無形的隔閡,每個人都能自然地展開笑顏,在與她相處的時光裡,大家彷彿都回到孩童時期一樣,沒有任何事需要掛心,輕鬆而快樂。

如果去翻閱Mirabai桑撰寫的半自傳式的書籍《真實的追求》(註),會讀到過去初學習瑜伽時的非常頑固而叛逆的Mirabai桑,再看看現在眼前閃閃發光、讓人崇拜的Mirabai桑,簡直忍不住會懷疑:這兩個是同一個人嗎?!但身為瑜伽道路上前輩的Mirabai桑跟我們掛保證:連我都可以的話,每個人一定都可以!

追求真實的道路上或有崎嶇難行的時刻,然而正因為有Mirabai桑這樣的前輩走在前方,我們可以更安心、更有勇氣地往前邁進。真的打從心底感謝Mirabai桑,謝謝她來到台灣,無私地與我們分享Shri Mahayogi的教導以及她的一切。
很期待下次再邀請Mirabai桑來到台灣!!


註:該書原為日文版《真実を求めて》,2018年出版了英文版的《Seeking Truth》,
     現正熱賣中~(購買連結


✨✨快報✨✨
這次Mirabai桑來訪時,帶來了Shri Mahayogi給予台灣的一個祝福⋯⋯
目前舉辦週三團練、週五基礎課與有各種聚會的這個場所,以前都被稱呼216巷,Shri Mahayogi賜予了這個場所一個美麗的名字:Ananda Ashrama!Ananda意指喜悅、至上的幸福等,Ashrama則是瑜伽行者的質樸住居。
接收到這個名字時,在場的大家都非常感動與高興,這是多麼大的一個禮物啊!!希望所有來到這個Ashrama的人,都能感受到這份至福喜樂!

謝謝我們最親愛的上師Shri Mahayogi,謝謝他永不間斷的愛與指引。

公開新名字的興奮時刻!@Ananda Ashram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