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2月28日 星期五

《理想生活,從此開食》2018年末餐敘


撰文:昭淵(ザォユァン)

隨著一年即將到達尾聲,12月25日星期二在Ananda Ashrama我們舉行了一年一度的年末餐敘,邀請練習的夥伴們團聚用餐,除了讓彼此交流認識,也一同回顧及分享今年在瑜伽道路上的點點滴滴,並且共同展望對明年生活的想像。




Marula、Amily、珝珝從中午就開始準備,從食材的採買到烹煮與裝盒擺盤,皆由他們細心為大家照料豐盛的餐點,Iris、Ayano、Radha、Prasadini也提早到場整理空間,將場地佈置成溫馨美麗的氣氛。


開場由Priya先為大家分享飲食和生活的密切關係,以及說明瑜伽所討論的三種狀態:「變性、惰性、悅性」,並強調要時時讓心保持在悅性的狀態,可以讓生活變得更輕盈自由。接著由Prasadini接續感謝大家的光臨,隨後遞上今日的餐點,在Marula講說今日餐盒內容的同時,大家因感受到精心準備的美麗餐點,露出驚喜快樂的神情。

用餐過程中,Prasadini邀請聽幾位夥伴分享今年的練習心得及生活轉變,有人是今年才認識並加入瑜伽練習的行列,有人則是在一段練習過後,於今年體悟到瑜伽的智慧而有了深刻的感觸,大家一邊品嚐美食,一邊聆聽夥伴的故事而深受激勵及感動,現場環繞著一股溫馨及踏實的氛圍。






隨後在一小段串場的熱力表演後,餐敘來到了下半場,我們接續回顧著去年對自己的期許,並同時許下對明年的期待,有人以努力對別人溫柔為目標,有人以專注並把握當下為學習,也許多人設下每天練習體位法或是為自己料理的願望,過程時而爆笑時而溫暖。







回顧這一年,能感受到大家在各自修行的路上都不斷精進努力著,嘗試用自己的方法一步一腳印努力踏上實踐真理之路,我們把握並感謝這個當下,能為我們創造更美好理想的未來,感謝這一年來夥伴們彼此的支持與鼓勵,新的一年請讓我們一起朝著更理想的生活出發吧!


 PS.餐後的小禮物是一包料理鹽,期許大家試著為自己準備食物,也繼續讓瑜伽成為我們精神的食糧,像餐盒上裝飾的紙條所說的:「理想生活,從此開食」。





2018年12月12日 星期三

每天練習體位法的實驗日記-下篇



撰文:星勻

我一直以為,每天練習體位法是一件需要毅力的事情,然而後來卻漸漸發現,其實真正需要的,是辨別的能力⋯⋯

真的如同《Seeking Truth》(註1)裡面所說的,為了空出每天練習的時間,必須開始檢視與取捨自己的生活,隨之而來的是不斷問自己,什麼才是生命中最重要的功課?

有的時候,為了練習必須要捨棄很多以前自己非常喜歡的事,例如以前週末我最喜歡跟親朋好友一起在外面吃飯,然後大聊特聊一個晚上,但決定貫徹每天的瑜伽練習之後,就必須要節制與朋友聊天的時間,或者如果真的沒有辦法提早回家,就得強迫自己早上五點起來練習。一開始真的很痛苦,彷彿又回到學生時代被規定上課時間還有回家的門禁一樣,覺得自己好像沒有辦法隨心所欲地生活,但其實有時回頭想想,那些聊天的內容,往往很大一部份都是對生活的抱怨,或者是根本想不起來的雜談,然而回到家之後卻又為此筋疲力竭,而我的人生真的要這麼過嗎?

但也有些時候,則是需要去調整自己練習體位法的時間,例如當我決定要每天練習體位法的時候,有時候會突然覺得這件事情真的太重要了,就像是台語「練體位法皇帝大』的錯覺。然後當我到了晚上急著完成當天的練習時,如果遇到家裡需要倒垃圾、洗碗、等等其他該做的家事,就會理所當然的覺得給家裡其他人去做就好了,自己應該要趕快來練習體位法。但一邊練習心裡卻又隱隱不安,想著Yogi桑(註2)教導我們溫柔的對待家人,而我為了練習,卻反而把自己應該要做的事情推給家人,想一想就決定先完成該做的家事再進行練習。但這樣的調整之後,卻發現做家事的時候非常專心,事實上並沒有多耽誤自己多少時間。

於是看似是練習著體位法,卻好像一個篩網一樣篩選著自己的生活,我突然有一點明白了為什麼Yogi桑說體位法的動作並不是最重要的,甚至健康,柔軟度,都只是順帶附加的東西,因為當我們試著每天練習的時候,這樣篩著篩著,最終會明白最重要的到底是什麼⋯⋯



註1:該書原為日文版《真実を求めて》,2018年出版了英文版的《Seeking Truth》,現正熱賣中~(購買連結

註2:Yogi桑即為Shri Mahayogi,許多日本弟子以敬愛的態度暱稱其為Yogi桑。


2018年12月7日 星期五

每天練習體位法的實驗日記-上篇


撰文:星勻(シンユン)

某天參加《Seeking Truth》(註1)讀書會,討論的時候Prasadini邀請大家接下來的一個月為自己訂一個目標。其實第一時間我的心裡馬上就決定了,那就是我要挑戰持續一個月每天練習體位法

因為從跟著Prasadini老師學瑜伽開始,就常常聽她鼓勵大家——持續每天的體位法練習一定可以體會到身體和心理上的改變;加上在《Seeking Truth》裡也看到日本前輩Mirabai(註2)的練習歷程,原來她也是從一步一步的每天練習開始。雖然心裡還是有很多懷疑的聲音,但是一直覺得對於這個疑問,唯有貫徹了每天的練習,才能夠問心無愧地回答自己。以前也曾經實際實行過,卻總是沒有辦法貫徹,因此想著借助著在大家面前宣告與約定,或許可以有一些不同的變化。畢竟我實在不想要這樣一直斷斷續續地練習著,等到了七八十歲了,卻還是不斷在心裡想像著:「如果我每天練習瑜伽體位法的話,真的會有什麼不一樣嗎?」

帶著同儕的壓力,果然前幾天為了面子就努力地實行著,但卻漸漸發現比自己想像的還要困難一百倍!即便已經持續練習一兩個禮拜了,每天都還是有一個頑固的聲音說著:「今天休息好了~真的好累啊。」又或者質疑著:「我已經每天練習了,為什麼我的動作一點都沒有進步呢?」

有一天,就在快要放棄,想說「今天就休息一天吧」的時候,突然想到《Seeking Truth》裡面讀到的,Mirabai在剛開始接觸瑜伽時,心裡有很多疑問,於是特地跑去見Yogi桑(註3),不停不停的提出各種疑問與埋怨「為什麼要規定這個?」、「為什麼要規定那個?」…等等。一開始,Yogi桑都點頭並且溫柔的說明,但到了後來,Yogi桑居然突然回答她:「那妳可以選擇不要來(學瑜伽)。」
這個回答讓Mirabai大吃一驚,原本她還期待Yogi桑會以溫柔的話理解她的抱怨與藉口,沒想到卻是這樣的回應,讓她當場突然眼淚流了下來,說:「可是我想要繼續來⋯⋯」

這一段過程深深觸動著我,想到自己也總是在放棄了練習之後,心裡常常對自己有很多的嚴厲自責,然而這樣的自責又是為了什麼呢?是真的期待自己更好?還是只是期待一個溫柔的回應來逃避自己的行動?

因此,帶著這樣的發現,當放棄的聲音出現時,決定不再埋怨與唱衰自己說「完了,我今天又要破功了」,而是問自己「體位法不是自己想練習的嗎?」、「今天真的沒有辦法了,決定要放棄嗎?」。

帶著這樣的態度,在想放棄的時候不斷問自己,然後會突然覺得或許我可以再試試看。當我把這樣的發現對應到生活裡,發現自己其實很多很多的事情也都是如此⋯⋯

原來,瑜伽的練習可以幫助自己透過靜止的湖面去看清湖裡自己的各種習性。



註1:該書原為日文版《真実を求めて》,2018年出版了英文版的《Seeking Truth》,現正熱賣中~(購買連結

註2:Mirabai為《Seeking Truth》一書之作者。出生於大阪,二十多歲時,對於生命的意義產生疑惑,至印度流浪追尋。返回日本後,於2001年遇見了上師Shri Mahayogi,之後移居京都,跟隨上師學習至今。她成立梵唱團體Shakti,持續透過奉愛唱頌的方式,感受神的愛以及與神連結的喜悅,並嚴謹深刻地將瑜伽教導落實在日常生活及服務奉獻。2015年、2016年及2018年曾在臺北帶領過體位法課程與奉愛唱頌、真理問答。 

註3:Yogi桑即為Shri Mahayogi,許多日本弟子以敬愛的態度暱稱其為Yogi桑。

2018年12月3日 星期一

Shri Mahayogi 將訪問紐約 2019/1/16~3/6


Shri Mahayogi 將訪問紐約  2019/1/16~3/6

2019年1月16日起Shri Mahayogi 將造訪紐約,停留約兩個月的時間,預計3月6日回國。
如果有預計前往紐約,而且想要在紐約上課的人,可參考連結網頁及報名。

因此,2019年2月份在京都的直傳體位法課程與真理問答將停課一次。
而1月與3月仍依慣例,在第二週的週六舉行直傳體位法課程及真理問答。


2018年11月23日 星期五

Satguru Jayanti 2018!Jai!


編按:
11月23日是Shri Mahayogi誕生的神聖的日子。每年的這一天在京都會舉辦Jayanti(御聖誕祭),各地的弟子會聚集到京都,充滿歡喜與敬意,向Shri Mahayogi獻上他們的感謝。

從2014年開始,台灣開始有弟子會前去參加Jayanti。

以下的文章為Priya參加2017年Jayanti時,獻給Shri Mahayogi的祝辭。
即使無法去到日本親身參與,我們也能以相同的心情,共度這備受祝福的一天!


給最最最親愛的Yogi桑(註1),

謝謝您來到這個世界上。

當我在黑夜中迷失道路,不知道該如何往前走下去的時候,在Yogi桑的足下,找到了避難所。這一縷徬徨無依的靈魂,因為感受到了Yogi桑滿溢的純粹、無條件又無止盡的愛,而獲得了救贖。對Yogi桑的感謝,怎麼說也說不盡。因為Yogi桑而獲得的這個新的生命,我希望可以將它完全獻給Yogi桑,獻給Yogi桑的Mission,還有獻給每一個渴望救贖的靈魂。我打從心底深處相信,Yogi桑的教導是超越國籍、語言、文化與其他任何條件的珍貴寶物,是這世上每一個人都迫切需要的,真正重要的東西。為了將這份教導擴散與傳承下去,前輩們做了許多努力,我也希望可以貢獻出自己的一份力量。這個世界上一定有許多人像以前的自己一樣,在闇夜中苦苦掙扎著吧。我想為了將Yogi桑的光芒可以遞送到那些人們而努力。如此做,這個生命才有活下去的意義和價值。

就像Tvameva這首歌的歌詞一樣,Yogi桑是我們的父親,是我們的母親。因為有Yogi桑,我多了好多比血緣有更深聯繫的兄弟姐妹。
首先是在日本認識了許多哥哥姊姊,他們總是很親切很溫柔,慷慨大方地不吝於分享一切他們所擁有的。雖然我無法每天見到Yogi桑,但從哥哥姊姊們身上看到了Yogi桑的身影,學習到了很多事情,例如如何將教導實踐在生活裡、如何溫柔對待他者等等。走在這條道路上,也因為有哥哥姊姊們在而安心許多。

結束在日本的一年生活,剛剛回到台灣的時候,曾經覺得非常寂寞,因為沒有什麼人可以一起討論聖典裡讀到的東西,也沒有人一起討論最喜歡的Yogi桑。

但是,現在不一樣了! 

今年,Yogi桑初次來訪台灣的願望終於實現。而且,Yogi桑還來了兩次!

透過Yogi桑來訪的準備工作,台灣的大家可以有更密切的交流,也變得更親近;還有因為Yogi桑在台灣時所散發出的魅力實在是太過迷人,成功擄獲了大家的心,終於,在台灣也有越來越多的兄弟姐妹了!有人可以一起熱烈地討論Yogi桑的事情,一起想著Yogi桑而努力,這是多麼喜悅的一件事啊!!

現在台灣的Sangha(註2)才剛起步。從頭開始要建立起什麼是很不容易的事情,但同時,可以做各種嘗試也非常地有趣,謝謝Yogi桑給我們這樣的禮物,接下來我們一定會好好珍惜Sangha。大家各自擁有不同的才能,如果大家都能為Yogi桑,為Sangha盡自己一份力,這個Sangha一定可以成長為更美好的模樣。真的好期待台灣未來的發展!Yogi桑,接下來也請繼續指導與引導我們!希望可以和Yogi桑一起在台灣更多更多地快樂地遊戲。


2017年11月23日於日本京都,Priya


註1:Yogi桑即為Shri Mahayogi,許多日本弟子以敬愛的態度暱稱其為Yogi桑。
註2:sangha,指實踐者們聚集而成的團體。



2018年11月19日 星期一

即將迎來2018・Satguru Jayanti!


11月23日是我們親愛的上師Shri Mahayogi誕生的神聖的日子。

謝謝Shri Mahayogi出生在這地球上,
帶來恆久不變的真實之光,引領我們走向真理,保護我們不致迷途。

我們滿懷敬意,向Shri Mahayogi獻上最大的感謝與與滿滿的愛。



2018年11月13日 星期二

致・追尋的人ーー2018年秋季真理問答(感想篇)



小編:
Shri Mahayogi的今年秋季來訪已經畫下句點,相信Shri Mahayogi所帶來的溫柔鼓勵與感動仍深深留在每個參加者的心底(這三場問答的簡單記錄可以看這邊:點選連結)。我們要好好珍惜自己心底深處的那個感覺,即使現在無法清楚明白那是什麼也無妨,因為那個感覺在將來或許會成為支持自己、守護自己的力量,引領我們更往前進。
在這幾場真理問答後收到許多動人的迴響,想要跟大家分享其中幾則感想,然後也歡迎大家以任何形式跟我們分享你的想法喔~


ーー

很高興在生活上最困惑的時期遇見Yogi桑。總是很認真完成眾人期待的我,為了他人的目光而不斷要求自己努力,但突然開始想:自己到底是為什麼而活?一天又一天的過去,越來越找不到開心的理由。
剛好這次Yogi桑來訪台灣,我參加了兩場真理問答,也得到Yogi桑溫柔而有力量的答案——就是要練體位法,要瞭解真實的自己,追求真實必須要有最堅定的信念和行動。在瑜珈行者學苑裡,有我熟悉的朋友,我一直在門口觀望許久,而這次我覺得自己準備好開門進來了。謝謝等待我許久的每個人。
Christine


ーー
不知為什麼,每次Yogi桑來台,我像是履行弟子與上師間恆久的承諾般,總被吸引著來到的跟前。珍惜著每次的相遇,就是希望能親耳聽到真理的教導。
Yogi桑眼裡總是有著無限的愛與耐心,但學習真理後,我也不得不轉身去面對現實生活中難以承受的痛苦,真的很想哭說我做不到,好怕會搞砸一切,怕自己又陷入另一個無知的深淵。但是在Yogi桑的真理問答中我可以得知真理,在Ananda Ashrama的讀書會中能夠和大家討論真理,即使我感覺到疲倦、軟弱,卻在Yogi桑的話語中莫名的被慰藉,我流下眼淚,知道自己並不孤單。感謝Yogi桑,請求Yogi桑的慈悲,賜給我力量,隨時守護我保持清醒,戰勝無知!
感謝我恆久的Guru,讓我不忘記與祢相遇,不忘記與祢訂下的實現真實的約定。 
May


ーー
從宣告Yogi桑要來台的消息之後,我就開始把在日常生活中遇到的問題,都趕快記錄在筆記本上,大大小小總共列了10幾個,但是在真正參加真理問答前,我突然發現那些關於自己的問題,隨著體位法的練習,自然總是會有答案,而剩下的問題,大多都是在我和別人說明瑜伽的時候所遇到的。這些疑問,或許也勾起我自己心裡的懷疑與矛盾,包含了「基督教之中為什麼強調單一的神,而瑜伽之中卻說神性在每一個人的心中?」、「開悟到底是什麼?」,甚至想著「Yogi桑會離開我們嗎?如果他離開我們了他會去哪裡?」
我發現,以前的自己只專注在自己生活中遇到的痛苦,同時也很依賴的自己心智,總是自以為排斥迷信,或者只相信科學邏輯能夠驗證的東西。參加真理問答只希望能夠解決生活中的阻礙,這樣侷限在自己身上的目光,讓我雖然學習著瑜伽的知識,卻一直是有限的被動的在學習。然而,不知道為什麼,或許因為練習著瑜伽,漸漸放下了一些生活中不必要的執著,也讓我開始試著想和別人說明我所學習的瑜伽,所以我對瑜伽有了更多好奇,也突然體悟,原來學習瑜伽並不是為了「自我」,而是為了成就另外一個更好的我,以及一個更美好的世界。
我很感謝Yogi桑是如此耐心地引導著無知卻又頑固的我,因為從來沒有一位宗教的領袖,這樣貼近人群,鼓勵我們直接對他提出心裡的疑問。真理問答上聽著Yogi桑一再重複的教導著瑜伽的真理,以及如何去面對生活中的種種挑戰時,我發現這些教導雖是如此簡單易懂,卻又那麼容易被無知所帶來的情緒與習性淹沒。但是就如同Yogi桑所說的,每一個念頭,會決定接下來走的是業的道路,或是瑜伽的道路。這句話深深地激勵自己,其實關於改變習性的困難,或許也是自己心智的想像,只需要一個轉念,實際去做,就能夠愈來愈自由。
星勻

2018年11月12日 星期一

致・追尋的人ーー2018年秋季真理問答(紀錄篇)


撰文:昭淵

今年秋季的第一場真理問答,在氣溫微涼飄著細雨的下午展開,仔細妝點又不鋪張的空間裡,我們以溫馨且慎重的心情迎接所有追尋者們,空氣中瀰漫著期待和興奮的心情,大家帶著自己的疑問與好奇齊聚一堂,為了向親愛的老師學習、仔細聆聽瑜伽的教導。
 
過程中有人向Shri Mahayogi尋問什麼是修行?有人想了解冥想的方法,也有人想知道瑜伽和心理學之間的關係,Shri Mahayogi以清晰慧詰的話語向我們說明瑜伽的智慧,在一問一答中,大家時而會心一笑,時而豁然開朗,願這樣美麗的相遇,都能為我們燃起生命堅定的火炬。

第二場真理問答在週六晚間展開,像是反映著追尋者的心境,幾日細雨的天氣竟逐漸溫暖放晴。有第一次加入的朋友,也有夥伴深受先前場次的感動,決定把握難得機會繼續深入學習。
 
這天的問答多集中在生活實際的練習,包含行動準則和人際相處之道,Shri Mahayogi和我們討論了愛與幸福的本質,也說明了何謂靈魂伴侶。Shri Mahayogi用幽默輕鬆、平易近人的答覆,向我們揭示真理的樣貌,並溫柔地提醒大家,要在日常生活中努力實踐、活出真實。

最後一場真理問答,有三十多位參與者齊聚一起,空氣中凝聚著一股沉靜且專注的力量,問答過程像一場生動充實的生命旅程,我們討論著生命的意義、處事的法則,Shri Mahayogi更引用並闡述了佛陀及耶穌的教導。
 i
Shri Mahayogi時而幽默時而慎重,將瑜伽的智慧整理成平易近人、顯而易懂的知識,但同時他也提醒大家,不能單單擁有知識,更應該實際去體驗、活出真實。在如此智慧的洗禮下,大家眼神熠熠發亮,彷彿在撥開的雲霧中,看見一道金光。
 
我們以誠摯的心,感謝這幾天一同參與的朋友們,也期待下次和Shri Mahayogi的緣分。



-----------------------------------------------------
接下來想透過照片,一起來回味那時的感動~



仔細妝點好的靜謐空間。今日一同追尋的人會是誰呢?

展示出版品的位子

開始報到作業

靜靜的等待

會後大家低頭認真填寫問卷(非常感謝!)

如果我也有想要追尋的心,有什麼出版品能有所幫助呢?

來唷來唷,除了出版品,也歡迎帶走一張上課DM~
(趁機工商時間:週二週三隔週五都有課程喔^_^)

會後有許多許多的喜悅與歡欣笑容

來自京都的前輩Mirabai桑(中間身穿白衣者)也與大家有許多交流

更有溫馨的重逢-1
(右手邊綠色上衣者是來自紐約的前輩Anandamali桑)

溫馨的重逢-2

每場都有美麗的花兒相伴-1

每場都有美麗的花兒相伴-2

最後一場獻給Shri Mahayogi的花束

謝謝大家的參與!期待下次再相會~


2018年8月2日 星期四

關上心裡的聲音


撰文:潘潘

我是一個景觀建築設計工作者,在這個行業已經從業20年,目前在一家規模不小的景觀建築設計公司擔任高階主管。


我們的工作都是團體進行,公司的業務繁多,遍及海內外。上班的時候,對客戶、對平行設計單位、對施工單位、對老闆、對設計助理以及對公司內部不同的設計組,總是有很多的狀況需要溝通解決,免不了也會有意見不合及爭執產生。


記得在去年十月的真理問答,我問Yogi桑(註1)說,他會因爲弟子不思長進而生氣嗎?那要如何不生氣呢?


Yogi桑笑著說,他從來都不會生氣,但必要的時候會給予適度的建議,並且建議我用更寬大、透明的心去對待他人。聽到了Yogi桑簡短而又有力的回答,當下的我,充滿了信心及能量,我決定要放下自己的情緒,好好地練習不生氣。


在那之後,我率先遇到的狀況是跟老闆的溝通。我告訴我自己,無論發生什麼狀況或是老闆如何生氣、不滿意,都不能夠有任何的怒氣及情緒,只要好好面對事情以及問題的本身就可以了。


這個挑戰非常的成功,幾乎是長達十五年以上跟老闆溝通不順暢的問題,在這段時間我加深瑜伽練習後,比如:持續儘量每天進行體位法的練習、增加冥想練習的頻率、為自己準備適量的食物、不逃避面前的任何工作,當心裡仍有情緒波動的時候,告訴自己要深呼吸,去思考老闆的需求,與老闆溝通上的問題,在這些努力之後,慢慢迎刃而解。


但在這個狀況之後,我又遇到了另一個難題。


一個月後的某一個公司主管餐會上,老闆啟動了經營管理對談,主管們高談闊論。一開始,我忍耐著不發話,但是酒過三巡後,該說的,不該說的⋯⋯我通通都說了,於是本來還算歡樂的餐會氣氛轉為凝重,就算是我秉持著不生氣的原則,但還是有什麼地方不太對勁。


我意識到,我說了太多不必要的話,導致模糊焦點。


懷抱著這樣子的困擾,之後我參加了一場真理問答,提出了問題。


我問:「很多事情其實不完全跟我自身相關,但是因為正義感使然,我總覺得,自己應該要站出來說什麼或做什麼。

幾年前,曾經因為我的正義之聲,確實幫了某些人,也化解了一些老闆與同事之間的誤會,但很多時候也因為這樣的正義感,最後事情結果不如我的預期,我卻有著莫名的失落感,我開始反思,這是真的正義嗎?
我是不是也因此說了很多不該說的話呢?
因為不確定是否是真的公平正義,我該怎麼做呢?」

Yogi桑思考了一下,真誠而又親切的望向我,說道:這的確是很難判斷的事,但如果經過思考後,覺得應該要說,就還是要說出來。只說必要的話就好了。


當下,我有一種被彈了一下腦袋的感覺。

我對著Yogi桑說:我知道了。

沒錯!!因為正義感使然,我常常會說很多不必要的話,為什麼明明一開始心中想著A也只想講A,但到最後卻講到了B,就算是跟自己不相關的事,因為執著事情的發展是否如同自己的預期,於是心開始產生各式各樣的作用。自從接觸了Yogi 桑的教導之後,我漸漸發現這樣的執著是不真實的,然而過去的我卻不明白該怎麼做,只是不斷重蹈覆轍著痛苦。


那一天面對大家的提問,Yogi桑沒有說一句多餘的話,只是盡最大的努力,給予當下的我們最適切的解答。


在那場真理問答的兩天後,Prasadini問我為什麼當下不問問Yogi桑該怎麼練習只說必要的話呢?


我是一個主觀意識很強的人,總是要先自己找方法,自己嘗試,遇到挫折或失敗,才會去問該怎麼做,我沒有做過的努力,我不會提問。在那之後,我開始用自己的方式練習mauna(靜默,參註2)。決定要練習後才知道,只說必要的話,是多麼困難的一件事。


mauna(靜默)的練習,不只是關上嘴巴不說而已,暫時的忍耐並不會讓自己的心停止運作,忍耐到最後,心終究還是會像火山一樣大爆發,在某一個不知名的契機,把不該說的話說出來。


更深一層的探索mauna(靜默)的練習,我發現,我必須關上心裡的聲音。

我開始回想,在什麼情況下,我的心裡面不會有聲音?

在Jayanti(註3)和真理問答的時候

每次體位法團體練和偶爾自己練習體位法的時候
聽gurubai(註4)分享教導的時候
唱Kirtan(梵唱)的時候
專注於工作的時候
準備食物和吃飯的時候
⋯⋯
除此之外,
原來,我的心如此吵鬧。


首先,我做的第一步是在心裡出現念頭的時候,去唱Kirtan或想著Jayanti及真理問答的情境,也持續參加體位法的團練和Kirtan聚會。


然而當距離Jayanti及真理問答的時間越來越遠,Kirtan聚會及團練的時間也是有限的,但生活及工作當中的紛擾是天天不斷上演,這一切漸漸地吞噬了我對Jayanti及真理問答的記憶,以及團練後的腦內啡。此時我才意識到,靠著這些記憶以及外來的活動,是不足以支撐我的。我必須要靠著自己去努力。他人給予的幫助、附加的,都不是我的。


於是,我開始增加閱讀真理教導的頻率,特別是訂閱了Pranavadipa(註5),這對我幫助很大。

當中有一段Yogi 桑有說到:「 瑜伽的目的,或是說人生的目的,就是學習真理並實現它。聽心智所說的一切,並分辨其是否與真理相符合,這就是『辨別』。如果心智瞭解真理,那就根本不會有聲音。然而事實上,心智仍在對自己嘀咕著,這暗示著其實腦袋裡還有些什麼是不符合真理的。⋯⋯一旦真理被瞭解了,心智就會變得靜默。在此之前,請繼續練習辨別。
為了關上心裡的聲音,接下來我會繼續努力去辨別他們是不是符合真理。

除此之外,我還嘗試著將學習到的真理教導與朋友、同事分享並討論,同時也不斷反芻我所理解的教導是否正確。此時的我發現,只有心中充滿了真理,才能被愛與幸福充滿,多餘的聲音才會消失。


瑜伽學習的路很漫長,理解瑜伽不僅僅只是在墊子上的練習,離開墊子還有生活,然而日常生活中總是不斷遇到挫折與失敗,但前輩們總會溫柔地提醒:不要評價自己,盡當下最大努力去做就對了。遵循著教導,看著前輩們的背影,我已經走在這條路上。



註1:Yogi桑即為Shri Mahayogi,許多日本弟子以敬愛的態度暱稱其為Yogi桑。
註2:mauna,靈性上的沈默。
註3:Jayanti,御聖誕祭。
註4:gurubai,尊敬著、相信著同一位上師,遵循著這位上師的指導,一同努力的一群人,也可以稱作是靈性上的兄弟姐妹。
註5:Pranavadipa是MYM紐約分部推出的線上月刊,每月8號出刊。詳細可參考紐約網站

2018年7月21日 星期六

練習日記08:家裡食物怎麼永遠這麼多?!



編按:今天上刊的是睽違已久的練習日記系列!(真的很久,連Vivi的名字都改成Radha了啊~)Radha在日常生活中,發現自我中心(ego)是自己一個很大的問題,但究竟該怎麼樣去面對呢?閱讀聖典,是Shri Mahayogi告訴我們每天都要做的練習之一。為什麼呢?因為要先學習真理是什麼,才有一個方向努力,讓自己的思、言、行去符合真理。Radha在閱讀Mirabai桑(註1)所著的《Seeking Truth》(註2)時,就找到了一個解決問題的提示。現在就趕快一起往下讀,看看Radha的發現吧^^


撰文:Radha

出現一件事情必須要有人完成的時候,我的心會積極地發出「我來做!」的聲音,但是實際行動後,結果卻常常是沒把事情做好,我像是一直重覆著失敗,而籠罩在沮喪的情緒裡。我反覆思考著,這些事情我應該做嗎?還是應該視而不見就不會有這樣的問題?有時候自己浪費很多力氣在不必要的行動上,搞得自己精疲力盡,應該如何準確的判斷思考和行動呢?
今年五月時,Mirabai桑離開台灣的前一天,我提出這個困擾已久的問題。

Mirabai桑告訴我,你有那份想做的心情是很好的,不過當事情來到你的面前,你先適時地和它保持一點距離,或許可以更平心靜氣地看待事情,甚至做出好的行動。

糾纏已久的煩惱當下好像突然鬆開了,我意識到是自我中心(ego)和事情黏在一起所以我無法看清楚。我一直錯以為我是為了別人在行動,這一刻才恍然大悟,其實是因為想得到別人好的評價,但這樣根本是用盡全力在討好、滿足自我中心。藉由做了這麼多不同的事情,才讓我徹底的瞭解,「我來做!」的這個聲音,到頭來只是為了表現和證明自己的存在與能力。

「我所試著去做的,是盡量不要讓心只裝滿自己,而是想著別人去行動。但是,只為了對方去行動是非常困難的。如果真的要去思考對方,那就必須捨棄所有利己性的想法。即使想要為對方著想,心馬上就會開始想著自己,不知不覺中就開始往對自己好的方向運作。」-《Seeking Truth》p93 

讀到這一段的時候,我深有同感。

平常我一直覺得自己做了很多家事,為我的室友付出很多,也很關心她、為她著想。譬如,室友有一個習慣,只要她出門一定會帶一大堆食物或伴手禮回家。有好幾次我苦口婆心告訴她:「家裡有很多東西還沒有吃完,不要再買了(同時心想:為什麼她都不滿足?!)」,或是「這些食物不是很健康,你應該慎重地挑選食物」等等。但即使我說了這些話,她仍然一樣,並沒有任何的改變。

有一次我在冰箱裡看到她又買了很多一樣的東西,突然像是失控般地衝到客廳對她嘮叨了一番,在爆發的情緒中我知道我必須停止,但是我就是無法把這些話吞回去。發完脾氣後我陷入後悔的狀態,反省著剛剛所發生的事情,自己怎麼了?為什麼生這麼大的氣?一次又一次重覆問自己,然後我發現,原來是因為某天我看到想吃的食物,打算著家裡同類型的食物吃完後我就可以去買了,但是偏偏家裡的食物一直在增加。事情無法如我希望的發展,讓我非常的生氣。有一天我再次質問她為什麼要買這麼多的時候,她回答:「這是我喜歡吃的啊!」,我突然間說不出話來了,因為我好像從來沒有從這個角度想過,只是一味的叨念她下次不要再犯了。

我的情緒完全阻礙了自己去理解對方和做最好的判斷,雖然只是一件小到不行的家務事,不過從中我了解到,自我(ego)一旦發現情況不利己的時候,它會用盡各種包裝掩飾自己的自私。

「Shri Mahayogi教導我,為了消除這些掙扎,必須要把Yama和Niyama(註3)帶入日常的一切行為裡」-《Seeking Truth》p95

到底該怎麼做我才能不被自我中心牽著走呢?當我讀到上面這段話時,才發現原來自己連基礎的日常練習都還不夠扎實。Niyama的其中一個教導是知足,其實真正不知足、不滿足的人是我,所以才會常常不滿她為這個家所添購的食物和物品。知足是滿足於現在所擁有的,如果我真的接受並且覺得足夠,我想強勢的自我也就不會再吵鬧了吧!


註1:Mirabai,出生於大阪,二十多歲時對生命的意義產生疑惑,至印度流浪追尋,返回日本後,於2001年遇見上師Shri Mahayogi,之後移居京都,跟隨上師學習至今。她成立梵唱團體-Shakti,持續透過奉愛唱頌的方式,感受神的愛以及與神連結的喜悅,並嚴謹深刻的將瑜伽教導落實在日常生活及服務奉獻。2015年、2016年、2018年曾在台北代理過體位法課程、奉愛唱頌與真理問答。

註2:《Seeking Truth》是Mirabai所撰寫的書。對生命意義產生疑惑的Mirabai,是怎麼開始走上這段尋求真實的旅程呢?在這條路上又有什麼樣的體會呢?她寫下了自己的故事。書中分為兩部分,第一部分為Mirabai的手記,第二部分則整理了簡單明瞭的基礎瑜伽教導。
✏️《Seeking Truth》購買連結:https://goo.gl/BJnQSq

註3:修行者為調整好自己的心,必須遵守的戒律稱呼為Yama(對外持戒,禁戒)和Niyama(對內精進,勸戒),總共有幾個項目,詳細可閱讀〈勝王瑜伽〉這篇文章。Yama和Niyama是實踐瑜伽的很重要的基礎,也是非常重要的教導。

2018年6月9日 星期六

MYM原創托特包&T恤新登場!(訂購截止日期 6月22日)

© 2018 Mahayogi Mission 


Mahayogi Mission推出新款原創T恤與提袋!!!
這次的圖案設計是卡利圖騰(Kali Yantra)
圖形使用了漂亮的金色與銀色,然後T恤顏色總計有19色,
非常適合喜歡包色購買的朋友(哈哈哈),
也非常適合有選色障礙的人,因為可以訓練自己辨別的能力XD

而且在許多人的期望下,這次特別推出了托特包!
接下來請看T恤實際穿起來的樣子,以及托特包背在身上的樣子~~
圖片上的兩位模特兒是日本的前輩Gopala桑(男性)與Lalita桑(女性)❤️




(包包尺寸:約460×360×140mm)

卡利圖騰(Kali Yantra)是瑜伽哲學的一個表現,象徵著從濕婆(Shiva)與夏克提(Shakti)結合為一之中,展開了宇宙萬物。朝下的三角形是夏克提(Shakti,女性原理)的象徵,五個三角形的線條意指「五個感覺器官」、「五個運動器官」、「五大」,中間的圓點(Bindu)則象徵著濕婆(Shiva)。

所謂的Yantra,是可以用在冥想的神聖象徵符號,我們的老師Shri Mahayogi曾經這樣解釋Yantra:
在冥想時使用Yantra圖騰,會充分理解、認識那個教導,會知曉它。即使只是單純地注視Yantra,因為Yantra等同是教導本身,它的圖形、或是它所表現出的樣子,那個東西會和教導重疊在一起,藉由這樣就會逐漸了解教導的本質。同時,會使冥想者的心朝向真理。總而言之,在幫助辨別冥想的意義層面上,使用這個圖騰的目的就是使你的心充分理解、認識真理的教導本身。然後,會使你的心去符合圖騰所表現出的象徵性的教導。

聽起來感覺好厲害啊!Yantra看起來只是點與線所構成的簡單圖形,卻象徵著引導我們的心朝向真理的偉大力量。
日本京都Mahayogi Mission的部落格上,Gopala桑寫道他聽了這番解釋以後,忍不住想:「哇!那我平常沒辦法穿這個T恤或背這個背包啊......」,但設計了這次圖案的Shri Mahayogi對他說:「在平常時要盡量使用啊,就是為了這樣才做的喔。」

所以,接著要來告訴大家怎麼樣訂購~~

【步驟1】選色請看下圖




【步驟2】確定想要的版型與尺寸
這次的T恤有分成女版與男版,女版的領口開口稍微大一點,領口邊緣比較細一點。雖然好像區分為「男」、「女」,但其實只是領口有不一樣而已,大家可以依自己穿衣服的喜好與習慣,自由選擇喔~
然後仔細看下方的尺寸表,雖然它有區分身高,但小編私心建議最主要一定要量好肩寬,依自己的肩寬去選擇。

女版(領口邊緣較細,開口較大)
 
男版




【步驟3】確認庫存(無庫存→回到步驟1重新選色;有庫存→前往步驟4)


【步驟4】計算價錢






p.s.這個價格都是有包含運費的喔。無論是托特包或是T恤,都是正港的日本製造,之後會從日本寄來。

【步驟5】聯絡Priya
選擇好款式顏色、計算好價錢以後就可以寫信或寫訊息聯絡Priya囉!

範例:嗨Priya,我要1個提袋,T恤要189淺橘色、001白色的WM各一件,總價是3300元。

▶Priya的聯絡信箱:lupeilu2012@gmail.com  

▶訂購截止日期:6月22日

寫信來以後Priya會回覆確認信,信中會告訴您匯款帳戶與期限。

▶日本的訂購截止日期是6月30日,預計7月中旬以後會完成,寄到台灣可能要八月中旬以後囉。

Mahayogi Mission製作T恤時都是先下訂才印刷,不會大量製作,所以要把握機會啊!這次錯過,就不知道下次要等到何時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