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2月28日 星期五

《理想生活,從此開食》2018年末餐敘


撰文:昭淵(ザォユァン)

隨著一年即將到達尾聲,12月25日星期二在Ananda Ashrama我們舉行了一年一度的年末餐敘,邀請練習的夥伴們團聚用餐,除了讓彼此交流認識,也一同回顧及分享今年在瑜伽道路上的點點滴滴,並且共同展望對明年生活的想像。




Marula、Amily、珝珝從中午就開始準備,從食材的採買到烹煮與裝盒擺盤,皆由他們細心為大家照料豐盛的餐點,Iris、Ayano、Radha、Prasadini也提早到場整理空間,將場地佈置成溫馨美麗的氣氛。


開場由Priya先為大家分享飲食和生活的密切關係,以及說明瑜伽所討論的三種狀態:「變性、惰性、悅性」,並強調要時時讓心保持在悅性的狀態,可以讓生活變得更輕盈自由。接著由Prasadini接續感謝大家的光臨,隨後遞上今日的餐點,在Marula講說今日餐盒內容的同時,大家因感受到精心準備的美麗餐點,露出驚喜快樂的神情。

用餐過程中,Prasadini邀請聽幾位夥伴分享今年的練習心得及生活轉變,有人是今年才認識並加入瑜伽練習的行列,有人則是在一段練習過後,於今年體悟到瑜伽的智慧而有了深刻的感觸,大家一邊品嚐美食,一邊聆聽夥伴的故事而深受激勵及感動,現場環繞著一股溫馨及踏實的氛圍。






隨後在一小段串場的熱力表演後,餐敘來到了下半場,我們接續回顧著去年對自己的期許,並同時許下對明年的期待,有人以努力對別人溫柔為目標,有人以專注並把握當下為學習,也許多人設下每天練習體位法或是為自己料理的願望,過程時而爆笑時而溫暖。







回顧這一年,能感受到大家在各自修行的路上都不斷精進努力著,嘗試用自己的方法一步一腳印努力踏上實踐真理之路,我們把握並感謝這個當下,能為我們創造更美好理想的未來,感謝這一年來夥伴們彼此的支持與鼓勵,新的一年請讓我們一起朝著更理想的生活出發吧!


 PS.餐後的小禮物是一包料理鹽,期許大家試著為自己準備食物,也繼續讓瑜伽成為我們精神的食糧,像餐盒上裝飾的紙條所說的:「理想生活,從此開食」。





2018年12月12日 星期三

每天練習體位法的實驗日記-下篇



撰文:星勻

我一直以為,每天練習體位法是一件需要毅力的事情,然而後來卻漸漸發現,其實真正需要的,是辨別的能力⋯⋯

真的如同《Seeking Truth》(註1)裡面所說的,為了空出每天練習的時間,必須開始檢視與取捨自己的生活,隨之而來的是不斷問自己,什麼才是生命中最重要的功課?

有的時候,為了練習必須要捨棄很多以前自己非常喜歡的事,例如以前週末我最喜歡跟親朋好友一起在外面吃飯,然後大聊特聊一個晚上,但決定貫徹每天的瑜伽練習之後,就必須要節制與朋友聊天的時間,或者如果真的沒有辦法提早回家,就得強迫自己早上五點起來練習。一開始真的很痛苦,彷彿又回到學生時代被規定上課時間還有回家的門禁一樣,覺得自己好像沒有辦法隨心所欲地生活,但其實有時回頭想想,那些聊天的內容,往往很大一部份都是對生活的抱怨,或者是根本想不起來的雜談,然而回到家之後卻又為此筋疲力竭,而我的人生真的要這麼過嗎?

但也有些時候,則是需要去調整自己練習體位法的時間,例如當我決定要每天練習體位法的時候,有時候會突然覺得這件事情真的太重要了,就像是台語「練體位法皇帝大』的錯覺。然後當我到了晚上急著完成當天的練習時,如果遇到家裡需要倒垃圾、洗碗、等等其他該做的家事,就會理所當然的覺得給家裡其他人去做就好了,自己應該要趕快來練習體位法。但一邊練習心裡卻又隱隱不安,想著Yogi桑(註2)教導我們溫柔的對待家人,而我為了練習,卻反而把自己應該要做的事情推給家人,想一想就決定先完成該做的家事再進行練習。但這樣的調整之後,卻發現做家事的時候非常專心,事實上並沒有多耽誤自己多少時間。

於是看似是練習著體位法,卻好像一個篩網一樣篩選著自己的生活,我突然有一點明白了為什麼Yogi桑說體位法的動作並不是最重要的,甚至健康,柔軟度,都只是順帶附加的東西,因為當我們試著每天練習的時候,這樣篩著篩著,最終會明白最重要的到底是什麼⋯⋯



註1:該書原為日文版《真実を求めて》,2018年出版了英文版的《Seeking Truth》,現正熱賣中~(購買連結

註2:Yogi桑即為Shri Mahayogi,許多日本弟子以敬愛的態度暱稱其為Yogi桑。


2018年12月7日 星期五

每天練習體位法的實驗日記-上篇


撰文:星勻(シンユン)

某天參加《Seeking Truth》(註1)讀書會,討論的時候Prasadini邀請大家接下來的一個月為自己訂一個目標。其實第一時間我的心裡馬上就決定了,那就是我要挑戰持續一個月每天練習體位法

因為從跟著Prasadini老師學瑜伽開始,就常常聽她鼓勵大家——持續每天的體位法練習一定可以體會到身體和心理上的改變;加上在《Seeking Truth》裡也看到日本前輩Mirabai(註2)的練習歷程,原來她也是從一步一步的每天練習開始。雖然心裡還是有很多懷疑的聲音,但是一直覺得對於這個疑問,唯有貫徹了每天的練習,才能夠問心無愧地回答自己。以前也曾經實際實行過,卻總是沒有辦法貫徹,因此想著借助著在大家面前宣告與約定,或許可以有一些不同的變化。畢竟我實在不想要這樣一直斷斷續續地練習著,等到了七八十歲了,卻還是不斷在心裡想像著:「如果我每天練習瑜伽體位法的話,真的會有什麼不一樣嗎?」

帶著同儕的壓力,果然前幾天為了面子就努力地實行著,但卻漸漸發現比自己想像的還要困難一百倍!即便已經持續練習一兩個禮拜了,每天都還是有一個頑固的聲音說著:「今天休息好了~真的好累啊。」又或者質疑著:「我已經每天練習了,為什麼我的動作一點都沒有進步呢?」

有一天,就在快要放棄,想說「今天就休息一天吧」的時候,突然想到《Seeking Truth》裡面讀到的,Mirabai在剛開始接觸瑜伽時,心裡有很多疑問,於是特地跑去見Yogi桑(註3),不停不停的提出各種疑問與埋怨「為什麼要規定這個?」、「為什麼要規定那個?」…等等。一開始,Yogi桑都點頭並且溫柔的說明,但到了後來,Yogi桑居然突然回答她:「那妳可以選擇不要來(學瑜伽)。」
這個回答讓Mirabai大吃一驚,原本她還期待Yogi桑會以溫柔的話理解她的抱怨與藉口,沒想到卻是這樣的回應,讓她當場突然眼淚流了下來,說:「可是我想要繼續來⋯⋯」

這一段過程深深觸動著我,想到自己也總是在放棄了練習之後,心裡常常對自己有很多的嚴厲自責,然而這樣的自責又是為了什麼呢?是真的期待自己更好?還是只是期待一個溫柔的回應來逃避自己的行動?

因此,帶著這樣的發現,當放棄的聲音出現時,決定不再埋怨與唱衰自己說「完了,我今天又要破功了」,而是問自己「體位法不是自己想練習的嗎?」、「今天真的沒有辦法了,決定要放棄嗎?」。

帶著這樣的態度,在想放棄的時候不斷問自己,然後會突然覺得或許我可以再試試看。當我把這樣的發現對應到生活裡,發現自己其實很多很多的事情也都是如此⋯⋯

原來,瑜伽的練習可以幫助自己透過靜止的湖面去看清湖裡自己的各種習性。



註1:該書原為日文版《真実を求めて》,2018年出版了英文版的《Seeking Truth》,現正熱賣中~(購買連結

註2:Mirabai為《Seeking Truth》一書之作者。出生於大阪,二十多歲時,對於生命的意義產生疑惑,至印度流浪追尋。返回日本後,於2001年遇見了上師Shri Mahayogi,之後移居京都,跟隨上師學習至今。她成立梵唱團體Shakti,持續透過奉愛唱頌的方式,感受神的愛以及與神連結的喜悅,並嚴謹深刻地將瑜伽教導落實在日常生活及服務奉獻。2015年、2016年及2018年曾在臺北帶領過體位法課程與奉愛唱頌、真理問答。 

註3:Yogi桑即為Shri Mahayogi,許多日本弟子以敬愛的態度暱稱其為Yogi桑。

2018年12月3日 星期一

Shri Mahayogi 將訪問紐約 2019/1/16~3/6


Shri Mahayogi 將訪問紐約  2019/1/16~3/6

2019年1月16日起Shri Mahayogi 將造訪紐約,停留約兩個月的時間,預計3月6日回國。
如果有預計前往紐約,而且想要在紐約上課的人,可參考連結網頁及報名。

因此,2019年2月份在京都的直傳體位法課程與真理問答將停課一次。
而1月與3月仍依慣例,在第二週的週六舉行直傳體位法課程及真理問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