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20日 星期三

我從一個飯盒學會的事


撰文:昭淵(ザオユァン)


老實說我是帶著要去當兵的心情前往日本的。

幾次在台灣的行前聚會,Prasadini總是提醒我們,要好好把握這趟珍貴的旅程,特別是第一次參加Jayanti(註1)的人(沒錯就是我),過程中專心投入每個當下的學習,以認真的態度去面對。這讓我想起當兵前,準備將自己的一切交出去的那種心情:捨棄平時的習慣、接收未知的練習。

由於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自己將會體驗到什麼,於是混合著不安與興奮、期待與膽怯的情緒,我隻身前往京都與大家集合。

每天幾乎都是團體行動,並且行程緊湊到沒有太多自己的時間,在不同聚會、活動、冥想、體位法練習的過程中,這次日本行的意義也逐漸清晰確實,從一個地點走向另一個地點,大家總是興奮地交換剛剛的體驗與心得。

無論是Jayanti中感受眾人喜悅祝福的情緒滿載,或是真理問答時被撥開迷霧的豁然開朗,以及體位法課堂上明顯體會因專注而強烈流動的普拉那(Prana,意即「氣」),這些心得雖然在出發前我都能約略想像一二,但實際體驗到時仍然驚訝不已,不過說到這趟旅程中最令我意外且感受深刻的,是發生在與前輩們相處的過程中。

這趟旅行有幾次和Gurubai(註2)一同用餐的機會。Jayanti結束時,每個人都有收到一盒黑豆飯作為當天晚餐,我們帶著這飯盒到前輩的住所,樸素潔淨的空間,約莫十個人聚攏圍繞著矮桌,從分享自己如何接觸瑜伽開始,話題自然延伸到我們對各種生活中瑜伽練習的請教,聊了一陣子之後,大家才開始用餐。前輩在開動前,說有些訊息想先跟大家分享。

晚餐的米是某位前輩的熟人親自種的,過程中還有另一位前輩專程去向他學習如何耕種,甚至飯上細細小小的白芝麻,也都是前輩自己種的。當食材故事說明到芝麻的採收方式以及後續處理有多麽費工不易時,我全身忽然爬滿了雞皮疙瘩,那瞬間我像是忽然清醒一般,能夠清楚意識到,這一個小小的飯盒,必須集結多少人的愛與心意?需要耗費多少時間?橫越多少距離?又經過多麽慎重地料理?如今才能到達我手中?

雖然有點誇張,但是當下我真的想到這輩子,到底是受到多少人的愛輕輕托著,我才能安然完好地活到現在?說起來非常慚愧,在沒有這個感知之前,我總是將生活中擁有的一切視為理所當然,我看不見事物背後無形的價值以及每一個人慎重以待的痕跡。一想到這樣,我覺得從此以後應該懷有深深的感激,去認真面對每一個來到我眼前的人事物,好好感受每一個真實的價值。

這幾天和Gurubai們的相處,可以體會他們是如何慎重以對每一件人事物,也感受到他們清晰且堅定的生活態度,更發現即使只是輕鬆的聊著天,Yogi桑(註3)的教導卻時時在對談中自然浮現,已經潛移默化在前輩的言語以及一舉一動中,想起五月份台灣真理問答時Yogi桑的話:「佛陀逝世之前曾經留下這樣一句話,看到我身體的人,不是我真正的弟子;活出我的教導的人,才是真正的弟子。」我想前輩們都是活出Yogi桑教導的人,他們的存在就是這些教導的實踐,就是真實,和他們相處之所以能這麼如沐春風,也許是因為能感受到真實被實踐所帶來的喜悅。

這樣的喜悅充滿在這趟旅行的每一天,直到最後一晚,我們參加了Yogi桑親自指導的體位法課程,課堂尾聲大家圍坐討論時,Yogi桑帶著笑容歡迎大家下次再來京都,那一刻我才意識到自己明天就要離開日本返台,心底忽然湧升一股依依不捨的離別情緒,但我想,只要把這幾天的心情,緊緊牢記在心裡,在生活中確實執行這些教導,我們和京都的前輩甚至是Yogi桑都能緊緊相繫,不因時空而分離。


回程飛機上,我想起Prasadini的行前叮嚀,其實不只適用於這趟京都之旅,整個人生旅程不也該是這樣嗎?好好把握這珍貴的旅程,過程中專心投入每個當下的學習,以認真的態度面對每一天。我想必須如此認真,才能進一步參透瑜伽的目的、生命的目的,並不是說一切都要有目的,而是了解這些目的我們,才能更有意識地生活,不輕易捲入漩渦,筆直地向前行走,這是我現在最想努力實踐的生活。


註1:Jayanti,御聖誕祭。
註2:Gurubai,即靈性上的兄弟姐妹。
註3:Yogi桑即為Shri Mahayogi,許多日本弟子以敬愛的態度暱稱其為Yogi桑。


1 則留言:

  1. “我想必須如此認真,才能進一步參透瑜伽的目的、生命的目的,並不是說一切都要有目的,而是了解這些目的我們,才能更有意識地生活,不輕易捲入漩渦,筆直地向前行走,這是我現在最想努力實踐的生活。”
    謝謝分享!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