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3月14日 星期一

以瑜伽行者為目標---3



撰文者:Sananda
文章來源為MYM New York網站
© Mahayogi Yoga Mission保留一切權利

復習前文:〈以瑜伽行者為目標---1〉
              〈以瑜伽行者為目標---2〉

【生命的意義・第二部分】

我對幸福的觀點,在現代可能是很普遍的。
這種想法是吸引人的,因為在這種想法下,
只要適度地練習瑜伽,透過體位法與冥想調整身心,
應用瑜伽的教導在日常生活裡,愛他人並為其服務,
在生活裡享有適度的樂趣而不過度執著──這聽起來的確相當合理。
瑜伽的教導對於減少痛苦是非常有用的,
而且體位法和冥想確實能強化身體與心靈,
對於引領人度過生命的風暴是非常有幫助的。
這是什麼意思呢?這意味著我的願望就是:
「透過將教導適當地應用在日常生活中來享受人生」。
這聽起來真的似乎是合理的,但事實上,基於三個理由我反對這樣的想法。

首先,事實上生命並不會如我們所願,上述的願望是基於我擁有好的社會地位,
基於我有良好的經濟狀況、健康、人際關係和工作各方面的前提,所做的假設。

但是,這是不可能的!

假設我們出生的環境都是由業力法則所支配,
也就是說,它是不受意志的支配且不為我們所控制的。
實現幸福必須仰賴著過去的行為,
但沒有人能對自己過去的行為有完全的自信,
也沒有人知道卑微的生命何時將謝幕。
即使生活中每件事情都很順利,這樣的人生到底有多少意義?
享受著適度的樂趣和品嚐著適度的苦難,這樣的生活又有什麼意義?

當然,不去懷疑生命的意義你也可以過活,
可以只是帶著一定程度的滿足,讓生命隨時間流逝。
然而,即使你看似過著快樂悠閒的生活,事實上,你仍然是內心各種欲望的奴隸,
就像是一條悲哀的魚,拼命掙扎著想要在乾燥的岸邊找到一個小水坑,
卻不知道身旁就是一片寬闊的海洋。

此外,我們總是忘記了「死亡」。
古老的經文《奧義書》提到:這世上最神秘的東西就是,沒有人認為他們會死。
沒有人可以保證你明天不會死。
我們雖然知道,或至少理智上能理解,總有一天我們一定會死去,
但實際上我們不會認真去面對自己的死亡。
當死亡降臨時,所有的一切都如同朝露,轉瞬即逝。

其次,沒有所謂的「適度地練習瑜伽」這樣的事情,瑜伽的特點就是「徹底」。
我認為瑜伽行者們的生活方式中展現了「徹底」的精神——
      他們徹底地解開了心智的運作,而那是現代科學或心理學仍未能完全解析的。
舉例來說,我們知道,「為他人做善行」是一件好事,
所以會讚美聖人的行為,例如德蕾莎修女。
但是,如果檢視自己,會知道我們還無法完全放棄個人的歡愉;
我們所尋求的生活,混和了自我享樂以及服務他人的快樂。
乍看之下,我們可能會說服自己這樣就夠了,
但瑜伽修行者的理想生活方式(目標),是徹底的自我犧牲和自我捨棄。
「自我」是自我意識,透過徹底地拋棄自我的私慾,瑜伽修行者力求喚醒真實的自己。

傳統對於幸福的觀點和瑜伽行者生活方式之間的差異,在於接受或放棄自我的私慾。
假設世間對於幸福的觀點是以滿足利己的欲望為前提,這就與瑜伽的真理互為矛盾;
然而自我私慾這樣的描述其實是模糊不清的,
例如,「實現瑜伽」的欲望是一種自我私慾嗎?答案應該是否定的。

欲求是一種心的力量,驅使我們行動,
無論欲望為何,驅動的原理是相同的,但這裡重要的是慾求的對象。
因為世上的一切必然是有限的,它們不是真理,也非永恆,只是一種自我私慾的對象。
然而,如果慾求的對象是瑜伽,這意味著永恆不變的真理;
當對瑜伽的慾求達到極致,它將成為「普世性」的欲求,那就不是自我的。

因此,這種享受生命的生活,適當地挪用瑜伽的方式,便不再是瑜伽。
在實踐過程中,這種情況可能會發生,
但只要瑜伽行者堅定地保持瑜伽的初衷,這份追求就不會半途而廢。
所以,享受著半調子瑜伽的生活方式,等同於放棄瑜伽,這是一個很大的問題。
如果只有做一半,倒不如全部都不要做。

然而,真正的原因是第三個我的靈魂無法滿足於這種半調子的瑜伽。
我覺得,即使我這輩子都不缺乏感官上的享樂,
只要未實現這一件事,仍然會覺得自己的人生是失敗的。
如果自己的人生已來到盡頭,卻尚未觸及瑜伽行者已經實現的境界,
光是想到這一點,我就不禁欷噓悲嘆。

您可能會持反對意見說,像瑜伽行者這樣聖者般的存在是非常特殊的,
不是每個人都能像他們那樣領悟出真理;對於普羅大眾來說,與世間做出適度的妥協,
在日常生活中體驗喜怒哀樂,不也還不錯嗎?

但是,這種妥協後的理想並無法說服我的靈魂。
假設我愛上一個身份地位遠高於我的人,我能因為地位不同而放棄愛她嗎? 
她是人,同樣的我也是,社會地位只是心智的產物。
同理可推,即使我煩惱纏身、罪孽深重,我仍然可以像佛陀一樣尋求開悟。
這不就是戀愛嗎?

(待續)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