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4月18日 星期一

活著這件事

編按:本篇文章由日本前輩Satya所寫,刊登於MYM京都部落格<ヨーガを生きる>上(連結)。

撰文:Satya

昨天值了夜班(我是照護者,支援住在自宅的身障者)。
早餐時,我照護的R女士邊喝我泡好的咖啡,
不經意地說著:「我從以前努力做到現在的事情,一點意義都沒有。」

R女士已年近60,生下來的時候就有先天性的障礙,
以前雖然能夠坐、用膝蓋跑步或是打電腦,但是隨著年紀增長,
障礙的情形加重,現在手、腳已經沒有辦法自由地活動。
即使這樣,她也一個人生活30年以上了。
因為她生在身障者運動盛行的年代,所以獨立心非常強,什麼事情都可以自己來。

例如烹飪的時候,從使用的材料到切菜方法、
炒菜時間等煮菜的細節、甚至連調味料的份量,她都會下指示。
依照她指示放入大約的份量以後,幾乎不用試味道、不用多加調整,煮出來就很美味。
她不用去看、去觸摸,就可以抓到我必須透過手和眼睛才能抓住的感覺。

不只是烹飪,一直留心著自己的生活、要自己負起責任而活到現在的她,
為了幫助晚輩的身障者可以自立地生活,也發起過許多行動。
然而,時代在轉變,已經和她年輕時候不一樣了,
世界上許多事情變得更便利,例如三餐飲食可以輕鬆地買到便當或是預定宅配,
而照護者制度逐漸完善,仰賴照護者已經變得理所當然。
即使自己想要向晚輩傳達如何自立,那也不是晚輩所期望的,
這是為什麼她會說出這篇文章開頭的那句話。

事到如今,使生活變得便利的許多東西已經無法捨棄不用,照護者制度也不可能改變。
若是要現今的身障者像她一樣自立生活,在這個時代也有其困難。
總是朝氣蓬勃的她,看起來似乎有些許寂寞。

沒錯,或許她想教給別人的事情無法傳達出去,
但對作為照護者的我而言,有非常大的影響力。

即使身體有障礙,無法依照自己所想而活動,仍然能自豪地獨立生活的這件事,
還有照護者是要成為被照護者的手腳,不要想著「如果是我,我想要這麼做」,
而是在能力所及範圍裡依照被照護者的想法去行動這件事,
這都是被她斥責好多次以後才徹底了解到的。
也因為如此,在服務其他被照護者的時候,
我能更加注意自己的態度,而能順利地持續工作下去。
此外,在烹飪的領域裡R女士也教了我很多;
看著她簡樸的生活型態,也讓我反省自己又買了多餘的東西。
也許這些事情已經脫離她的本意,但至少對於包括我在內的照護者們而言是很大的學習。

因此,不加思索地,我忍不住大聲說:「才不是一點意義都沒有呢!」
她聽了以後看起來有點開心,我也安心下來。
她接著說:「那今後應該怎麼做比較好呢?」
「保持妳現在這樣而活著就好了。正因如此,才是有意義的事情。」我回答。 

我認為人活著就是一件了不起的事。
一個人是由自己內在的信念所造就,而非經由外在之物——而也正是那個信念能影響他人。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