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2月4日 星期四

以瑜伽行者為目標---1



撰文者:Sananda
文章來源為MYM New York網站
© Mahayogi Yoga Mission保留一切權利

【生命的意義・第一部分】


作為一個擁有生命的人,你必須學習生命的目的和意義。

然後,你必須反思它。

究竟有多少人在思考這一點呢?

— Shri Mahayogi Paramahansa


在這變幻快速的娑婆世界中,有時候會像是被捲入旋渦一樣,不小心迷失自己。
在這樣的時刻裡,有時候我的心會突然安靜下來,好像置於真空之中,
同時Shri Mahayogi上述的這段話出現在我的心中。
接著我的心墜入這些文字的核心,外界的紛擾逐漸地消融了。
然後,心裡湧出一股熱烈的渴望:自己到底是為了什麼而活著呢?
那就像盼望著與愛人相見的心情,讓人感到錐心之痛。
我了解到自己的存在是多麼的不可思議,開始強烈地想要解開這些謎題:
   我為什麼在這裡?我為什麼活著? 怎麼樣是活著?

去學習生命的意義和目的,去反思並且實踐它是非常重要的。
我們都想知道活著的目的。
然而,我們之間有多少人,真正熱切地渴望能了解,並認真地付出努力來實踐它?
倘若我們不知道生命的目的或意義,那要怎麼知道什麼是活得有價值?
如果人生的目的是工作,如果人生的目的是為了享受美味的食物,
如果人生的目的是為了賺錢,或追求享樂,那這些追求的意義是什麼?

我想知道的只有一件事:什麼是瑜伽行者所曾擁有的,及他們的所見、所知。
他們必定觸及到那些我還不知道的偉大秘密,他們肯定已經觸碰過靈魂的秘密。
光想到這點就足以點亮我靈魂的生命活力。
我的心喜悅地跳動著,並禱告:「哦,瑜伽行者,請賜予我你的所見及所知,
請教導我靈魂的秘密,請揭示最窮盡、但卻永遠無法通過智識而到達的秘密。

然而,當世界的騷動回到我的腦海裡,這樣神聖的時刻離我而去,我的心再次陷入漩渦。

每個人的內心深處可能皆存在著寧靜,同時那就是我們必須探求的,
然而,這個世界抓著我的心,沒有要放手的意思。
我渴望從漩渦裡逃脫,並安住在那寧靜的深處,
因為那是我所認知的靈魂的秘密與何謂真實的自己。
而我認為了解這點就是生命的意義。

你是否能誠實地回答自己生命的目的?
我認為如果你無法回答,那麼你就必須去尋求它。
生命短暫,它過得如此之快,你必須從這個當下即刻開始,但永不嫌遲。

接下來,我想要以「人生的意義」為題目繼續說下去。
我認為,在行動之前,了解為何而活是非常重要的。
更不用說,在下定決心走上瑜伽的道路時,
必須要有這樣的覺悟,也有必要看清楚自己的目的。
我想要傳達作為一個瑜伽行者的想法。

「為了什麼而活著?」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出發點。
不管在什麼時代、不管是哪個民族,
一定都會在心裡湧現「自己到底是為什麼而存在」、「為了什麼而活著」這樣的疑問。
生活在現代的我們,偶爾在心底也會掠過這些疑問,
或者,在痛苦或悲傷的時候也會有這樣的想法吧。

人們並不是為自己的意願而誕生,也不是為了自己的意願而活著。
如果人類是為了自己的意願而誕生,這樣的問題就不會發生。
我們好像很理所當然地知道自己存在著,
但我們不知道自己是誰,而且不知道自己為何存在。
然後,我們被困擾著並且深受其苦。
如果試著去思考,會覺得這是很不可思議的。

根據瑜伽的教導,我們生來是為了要履行我們的業,
為了接受前世行為的果,而必須一再轉世輪迴,
這是具有強制性又不斷重複的。

它就類似,一個人即使殘酷地被迫面對艱困的生活,仍必須持續在每天清晨醒來。
無論我們在深度沈睡時如何高興地忘卻了痛苦和悲傷,
在某些力量之下,我們每天仍不得不醒來,再次面對這天要遭受的苦難。
每天不斷持續這樣的模式,同時也讓人困惑,
「為什麼我必須要經歷這樣痛苦的人生?我是為了什麼活著呢?」

Shri Mahayogi說人的一生就像是一天。
出生後,人們完成各種不同的作為,然後死亡降臨。
如果一天是重複的循環,那麼生命的循環必定也是如同這般重複著,這就是所謂的輪迴。

瑜伽行者參透這深奧的因果關係,並且他們揭示了這樣的教導:
      自我來自於無知,從此展開各式各樣的人生。

我認為我們已經學過許多關於因果關係規則的教導。
那麼,如果生命是由業的力量所創造的,生命還有意義嗎?
如果是由於無知造成自我的生成,並且進一步的產生欲望並創造業力。
若是因為業力而有這輩子的人生,那人生的起點就是無知。
由無知所產生的各種事物,有意義嗎?

我覺得這裡有一個很大的提示,
它是這樣的:尋找生命本質的意義,就是去尋找輪迴的起源。
也就是說,消滅無知。
這裡所說的「無知」,並不是平常用在僅僅不明瞭事情與事物上的無知的意思。
它指的是原始的或根本的無知,對真實自我的無知。
「我們為什麼而活?」這個問題,就是內在的自我探究。

這不過是由邏輯推導出的答案,
但當我試圖尋找自己人生的真諦時,內心出現相同的答案。
認真地回答這個問題,等同於開悟本身。
去探究「我為什麼而活?」、「生命的目的為何?」,
就會到達「我是誰?」這個問題,而與瑜伽的目標達成一致。

好的,你們之間很多人可能不會滿意我的結論,因為當問到「我是為什麼而活」,
通常大家指的是「我這麼做是為了什麼目的?」,
「在這個世上我能做什麼?」或「我應該怎麼做才會變得快樂?」。
這些問題會發生,來自於對外在世界所產生的慾求,
或是企望自我在這世上有一個明確的角色定位。
除非你認知到我們的生活是為了實現真我,否則你不會完全滿意這樣的解釋。

但是,如果你活著所做的一切僅僅是侷限於業力法則,那最終的結果也不過是,
你會做任何心智所渴望的事情,然後心智會創造行動的意義。
只有當我們尋求生命的真諦時,這個問題才真正富有意義。

遺憾的是,通常人們不會認真地去尋求。
當我們遭遇困難,這深奧的問題會在我們內在產生;
我們會去探究一下子,但不久之後,我們就會被某件事情吸引,
分散了注意力,這探究就會很快地被遺忘了。
這個世界充滿著吸引力,尤其是在這個高科技的時代,
大量的娛樂活動遠超過人們所能承受的,所以你有太多的選擇可以填補心中的空白 。
而且,這過程是不會停止的。
你每天辛苦的工作,將自己置身在朋友之中並享受樂趣,
接著,有一天又有不愉快的事情發生,突然間你不禁再次質疑自己為何而活。
但是,你很快的會試著經由其他快樂的事來分散注意力,來忘掉這些不愉快。
這過程是一直重複的。

當我年輕的時候,我相信在這個世界上沒有什麼是不可能的。
我天真的以為即使是「開悟」,也可以很容易地獲得。
隨著我年齡增長,漫步於世,遭遇各種困難與障礙,於是心裡產生疑問。
然而,當我沉迷於世上的娛樂活動時,這個疑問和我的痛苦會一起短暫的消失。
這樣的過程我已經重複了很多次。
這正是業的力量,
即使知道享樂最後會是以痛苦終結,又把自己交由業的力量,
我不斷重複這樣的愚蠢。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