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2月15日 星期一

以瑜伽行者為目標---2


撰文者:Sananda
文章來源為MYM New York網站
© Mahayogi Yoga Mission保留一切權利

(續前文)〈以瑜伽行者為目標---1 〉

另一方面,那些已經累積生活經驗的人知道,
內心的穩定是來自滿足或認同自己的現況。
許多人認為「好好活著」,就是ㄧ邊品嘗著適量的苦樂,健康地過著每一天,
這也就是幸福與知足,同時在生活的每一刻懷著感激簡單地生活著;
許多人認為這是瑜伽的真理之一。

然而我感覺到瑜伽並不是以「幸福」這樣不明確且短暫的概念為目的。

在瑜伽的根源,有一股絕對的力量。
在瑜伽裡,我感覺到一種毫不動搖的堅實力量,
內心不會有一絲混亂——無論處於什麼情況,處境如何艱難,即使身體可能受傷或死亡。
這種能量的源頭就是開悟。
這絕對的能量得以實現,是來自於實現了不朽真理。
安全並備受保護地生活在這世界上,這並不是幸福。
瑜伽行者說,他的內心就像海洋最深處一般始終處於靜止,
不管他身處在戰爭中,或是夜晚裡獨自待在沙漠。

我想人們為何無法堅持尋找生命意義的原因,
不僅僅是因為這世上的誘惑(在瑜伽教導裡解釋為幻覺),
真正的困難是因為心智無法捕捉這持續追求的「絕對」。
於是,我把成為一個實質存在的瑜伽行者做為我人生的目標。
如果有所謂的「成就者」,他們一定是瑜伽行者。
瑜伽行者是完美的,他是所有人的目標,他是人類所能到達的最高境界,
瑜伽行者知道生活的意義,也就是說,他已經消滅了無知,並已經領悟了真我。

請原諒我冒昧地說,將Shri Mahayogi與我分隔的只有一件事,即「心智」。
或者,說得更簡單一點,是:「自我(ego)」或「我的」和「我擁有的」。
如果我們移除了這些誤認為很重要的我執,瑜伽行者隨即就出現了。
這將會是什麼前所未有的展開!

為了尋找我們的幸福而去尋找生命的意義,
最後會領悟,最終的目標是要移除我們的「自我」、「我的」和「我擁有的」。
這並非故弄玄虛,也不是文字遊戲,
我們必須通過切實的體驗來實現真我,智性上的理解僅是第一步。

總結我的想法,追求生命的意義會引導至實現真我,
也就是移除「自我」、「我的」和「我擁有的」,而這正好是瑜伽的路徑。

人人都希望可以「更好」,我們希望使明天更好,
我們希望今天能解決昨天所遭遇的問題,
我們希望無論忍受怎樣的苦痛都能變得強壯和堅定。
然而,我認為人類最終的目標就是成為瑜伽行者。

許多人可能會發現瑜伽行者的生活方式很怪異,
他們並不會沈浸於世俗的享樂、或是對於金錢與名聲汲汲營營,甚至也脫離穩定的生活;
他們滿足於簡單的生活,同時不會熱衷於奢華的生活方式,
他們生活的方式也許是那些在社會中努力奮鬥、立志比別人強大、富有的人所無法理解的。
但是,如果瑜伽行者知道生命的秘密,他們生活在我們尚未領悟到的真實,
他們必定在生活方式中揭示並維護這個答案。

人們為什麼匆忙地奮鬥?
其原因同樣也是渴望內心的平靜,
我們努力變得強大是為了求得一個牢不可破的、永恆的、普遍的寧靜。
我們所追尋的是一樣的,差別只是在方向。
我們可以藉由膨脹自我(ego)來與各種敵人較勁;
然而,當瑜伽行者移除了自我的同時,也消滅了敵人。
我們越是試圖保護自己,敵人也會變得更強。
當我們放下了自我,真我於是覺醒。

好吧,你們當中很多人已經知道這些事情。
現實情況是,我們知道但我們做不到。
的確,我們知道若能夠過著瑜伽的生活方式是很棒的,並且想成為瑜伽行者。
但同時,心智被大千世界的魅力所吸引,而我們想要享受和體驗這些樂趣。

「為什麼我們不應該享受這個世界?」
「生命短暫,經歷活著,享受和體驗這個世界的樂趣有什麼不對?」
「我為什麼不應該滿足於為一家優秀的公司工作,
    有一個美好的家庭,不奢侈地、和平地、幸福地生活著?」
「為什麼我不應該享受會帶給我快樂的最新電子產品、旅行、
    享用美食、做我能做的服務,並過著平靜的生活?」
「嚴格的修行生活是艱苦的,且放下是困難的,
    為什麼我不能健康、滿足而感謝地過完美好的一生即可?
    何必去夢想著要實現絕對的開悟呢?」

這些想法曾經盤旋在我的腦海裡。



繼續閱讀:
〈以瑜伽行者為目標---3〉
〈以瑜伽行者為目標---4(終)〉

1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