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0月1日 星期四

勝王瑜伽:體位法 Raja Yoga:Asana



撰文者:Endo
文章來源為 MYM New York網站
© Mahayogi Yoga Misson 保留一切權利



瑜伽的目的


瑜伽的目的就是實現真理  
——瑜伽的福音

直到我讀到這段文字以前,我認為所謂「生命的目的」,是每個人去追尋他們自己所想望的。
我曾經非常努力地去尋找可以成為自己生命目標的東西。
然後在找尋的過程中,當我逐漸瞭解瑜伽,並且聽到Shri Mahayogi所說的話,
我感到非常震驚,我尋找如此久的答案就在這裡,且如此清楚明白。
這些是我從未聽聞的文字,卻立刻擄獲我的心,
縱使在當時我不知道它們的意義,
但我清楚記得,那時我感覺到這些殊勝的文字與我們的本質有所連結
我感到由衷的欽佩與企盼。

心智的控制

《瑜伽的福音》傳承了瑜伽的智慧與實際體驗瑜伽的方法:當心智變得安靜,真理會被揭露。
這是因為我們的心智不斷地在變化、行動、被干擾,
那麼我們該如何去控制這個永不休止的心智呢?

自古以來,勝王瑜伽的練習不斷地教導我們:透過控制Prana來控制心智。
Prana翻譯成「氣」(能量),這是最原始的能量,全宇宙由此展開。
我們的身體、心智、呼吸通通都由氣(Prana)所活化,彼此間有非常緊密的關連,
去細想我們的日常生活,很容易可以觀察到:
當我們亢奮時,呼吸會變的不規律;當我們開心時呼吸,是平順的。
勝王瑜伽關注這一點,並試圖透過控制呼吸這個方法來控制心智。
在開始時想要去改變呼吸並不容易,Shri Mahayogi用一個簡單的譬喻,
心智是風,呼吸是水,而身體是冰塊,他們通通是H2O;
然而,要抓住風是困難的,
因此我們透過體位法的練習去控制最容易的那一個,冰塊或是身體。
假使我們這麼做,水(呼吸)會依循這個容器(身體),然後當呼吸被控制住,心智也會被控制。

體位法意即「瑜伽的姿勢」,起初我們會感覺身體更強壯和健康,
隨著時間的推移,我們的呼吸變得更長與安定時,
所帶來的影響是逐漸把我們的心智導向安定的狀態。

體位法的練習

Shri Mahayogi教導我們要每天練習體位法,
為了改變長久以來養成的不規律呼吸習慣,必須去建立每天的練習。
但是去建立一個「每天的練習」是非常困難的。
我花了一段時間才建立起每天的體位法練習。
我經驗過體位法所帶來的效果--心智的平靜,
而理智上我清楚明瞭每天的體位法練習是「必要」的。
但是當我試著確實去執行時,我的心智開始抱怨:「我應該要放輕鬆點,因為我今天很疲倦」,
或是「我不確定它(每天練習)在日常生活的實質影響」。
心智竭盡所能地試著找理由,並試圖避開每天的體位法練習。
然而,有一天我意識到這樣的態度並不單只對於體位法,而是生活裡所有的面向,
而我一直是以這樣的心態因循生活著。
直到一次我下定決心面對自己不再逃避,我終於可以迎戰每日的體位法練習。
之後我開始建立每日的體位法練習,並且依它調整每天的生活,包括工作、飲食也開始改變。

持續每天的練習並不簡單,先不談我所處的環境與狀況,
我約束自己的心智,避免它逃往舒適安逸的方向,並且強迫自己練習。
在一開始,這是一個持續的戰鬥,
然而當我持續練習,我感到身體更輕盈與健康,
當我得到越多關於真理的教導,
起初對我而言聖典中晦澀難懂的文字,漸漸地越來越清晰而且進入我的心中。
儘管我從不曾懷疑,這都是由於遇到shri Mahayogi以及多次聆聽他的教誨後而發生的,
而且我也深信每日的體位法練習,逐漸為我扎根使我準備好安定的呼吸和心智去傾聽。
擁有實際的體位法練習成效,促使我往下一個階段前進。
當我漸漸熟悉冥想的練習,我的信念開始成長。
即使當時我並不明白體位法為我建立了走向真理的基礎。
體位法真實的意義

在建立起每日的體位法練習之後,把自己的生活計畫配合體位法練習來安排變得相對簡單,
儘管如此,我發現體位法像是一面反映著我內心的鏡子——
易變的心智狀態被直接反映在我如何面對體位法的練習、呼吸的深度和專注的程度上。
體位法有如一場戰鬥,使我面對自己,並且使我超越自己的極限,
這些過程需要有強壯的意志和堅持。
我持續問我自己,什麼是我真正想要的?
並不只是心智的平靜,雖然這是我起初上課的原因,但其實是有更深遠且更珍貴的….
我開始去祈求——有一天能把「實現真理」作為我的生命目標。
我持續默默地練習,勤勉且規律地把體位法當成履行我的義務一般,
這曾是相當單調、乏味、沈重的工作。

當持續練習一段時間, 因為我的生理狀態使我無法練習體位法,
突然之間,我失去了生活的重心並且把注意力轉到日常生活的活動,
然後我意識到,我無法說自己真實地在練習瑜珈。
只有當我練習體位法時,我覺得我在練瑜珈,
但當我不做體位法時,我的心智擾亂不安。
同時當我坐著冥想,集中是很困難的,因為總是會有各種的想法升起。
藉此,我瞭解心智和身體是如此需要體位法的支持。
我強烈的感受到,必須要正確地理解體位法的實質意義。

āsana意指坐姿。坐姿必須是穩固而舒適的,為了達到此點,
而開發了無數的體位法動作,那些動作現在就被稱為哈達瑜伽(Hatha Yoga)。
因此,所有的體位法動作都是為了單純的坐姿而存在,連任何像雜技般的體位法動作也是
——瑜珈的福音

體位法的練習,是為了在冥想時我們的身體能舒適地坐著。
我重新思索文章開頭所提到的瑜伽的目的——實現真理。
然後我理解了所有的事情都是被導向這個唯一的真理。
我渴望更深沈的靜坐、更高的熱情和堅持、看見唯一的真理,
而練習體位法的那種沈重的義務感,轉變成了一種感激,
感激能有如此珍貴的時光用在靈性修練上(sadhana)。

從那時起,我持續練習體位法。
雖然我初始的練習是為了能夠面對自己和挑戰自己,
但後來我的練習態度昇華為對Shri Mahayogi的存在感到喜悅,並感恩有他如此殊勝的指導。

體位法確切的平衡了心智和身體,並且讓我們準備好進入下個階段——冥想。
這個智慧最偉大之處,在於任何人只要透過實際練習就能夠體驗到它。
體位法是一個充滿祝福的禮物,來自於古老瑜伽行者,也來自於Shri Mahayogi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