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14日 星期一

行動瑜伽 part 2 自我犧牲(下)

Karma Yoga日文版
撰文者:Sananda
文章來源為MYM New York網站
© Mahayogi Yoga Mission保留一切權利

行動瑜伽的具體實踐

就自我犧牲的實踐而言有兩個方面。
一方面來說,為了自己的身體健康而練習體位法,為了穩定自己的心而練習冥想,
為了保持自己心的平靜而練習不執著,做到這些行為並不困難;
也就是說,想著得到淨化自身的好處,來做靈性修煉(sadhana),是比較輕鬆的。
但是,就另一方面,要始終如一地將意念、行動、和所有的時間
獻給他人而非自己,並不容易。
對於自我(ego)來說,這的確是一個非常困難和費力的練習。

我們大多時候,在一天內所完成的各種行動都是為了讓自己舒適愉悅。
如果我們誠實地觀察自己每個行為背後的動機,必須承認我們只把注意力放在自己身上。
即使是想要為他人而做的行動,仔細檢視下,會發現在某層面其實也是為了自己。
為了利於他人而放棄自己,完全地移除任何以利己為目的的起心動念,
這真是件難以克服的事。儘管如此,我們仍然必須面對這項挑戰。

當然我們都希望能處於一個理想的環境為他人服務。
但是,就如上述所說的,我們每個人依照自己的狀況而擁有不同的環境條件,
首先就從我們所在之處開始,我們可以對那些最親近的人練習真誠的服務,
通常的情況是,越是親近的人,越難由衷地服務。
例如,我經常認為夫妻間要「平等」,每一方都有「權利」做他想要做的事情。
所以,我有權利去做我想做的事情。然而,行動瑜伽的教導迴盪在腦海裡。說:
放棄你想做任何事情的『權利』。徹底且簡單地,為他人著想而行動。
   讓別人快樂,真心為他人考慮,並給予別人你的時間。
   即使這讓自己感到抗拒,在抗拒的想法出現前訓練和規範自己迅速採取行動。
   愛他人並盡力積極地服務。設身處地為別人著想,甚至進一步,
   帶著同理心去感受,並為他們行動。

我將這點當成真理來信奉,
如果一個人無法服務那些最親近的人,是不可能為人服務的。
事實上,「放棄對世俗的關心和執念而走在真理的道路上」這件事,
「放棄一切自我利益,甚至連開悟也放棄,為了他人而奉獻出自己」,
這二者其實是相同的。
放棄的是自我和無知,同時將所有行動獻給真理或神,那就是為他人服務。
這是行動瑜伽的第一步,當這切身的第一步達成了,
下一步就會超越第一步,然後更進一步,這練習就會往外延伸去服務全人類。
這是我的理想,就如同經由瑜伽的冥想去體驗三摩地超然狀態也是我的理想,
這些都是我的目標。

即使只為了一個他人也單純地願意獻出自己的生命,
若是能有這樣的覺悟,意味著已經完全超越了自己本身的自我意識,
對於這樣的瑜伽行者,那個他人就是神。
這是比一位保護自己的孩子免於受到危險的母親,還要更深的奉獻。
不是為了「我的」孩子,也不是為了「我」心愛的人,
而是必須為「祢」放棄一切。
「祢」是我最親密的人、我的妻子、我的孩子、我的父母、朋友和陌生人。

某一天真的可能會為了「祢」,而犧牲掉一直最珍視的「我」嗎?
正如勝王瑜伽修行者在超然的三摩地的無限大海裡撲滅了自我(梵文為ahamkara),
如同智慧瑜伽修行者透過徹底的辨別來摧毀自我意識,
也像奉愛瑜伽修行者將自我完全融入神的愛之中,
這就是透過自我犧牲的行動,讓「我」到達至上神聖的一刻。

如果每個人都是神,
我們對別人的所有行動就是對神的禮拜,也是對摯愛的一(One)奉獻服務。
我尋求著神;如果萬物都是神,
我所看到、聽到、嚐到與摸到的一切都是神,那我的心就會全然地滿足了吧。
然而,心智有可能欺騙自己,用膚淺的理解去創造出一個安全的舒適圈。
我們必須守著自己的心智,不任其滿足於安逸,並全然地獻身於對神的服務。
為了獻身予無限的神,我們必須透過不間斷地行動,付出並奉獻我們自身。

自我犧牲與真愛

偉大的詩人Chandi Das所敬仰的女神Bhasri,曾教導他:
「不要放棄你對那個浣衣女子 Rami的愛。Rami教導你的真理是她無法給其他人的,
   同時她引領著你到達連造物者也無法給予的無上幸福。」

這意指:「即使是天國的神或女神,也無法比你以全心全意深愛的人教導你更多神聖的真理。」── Chandi Das [摘錄自Surendranath Dasqupta,印度教神秘主義]

Shri Mahayogi曾教導,「至上的愛就是為他人和所有一切犧牲你自己。自我犧牲跟真愛是一樣的,當一個人的內心充滿了貞潔的愛,他的行動就是自我犧牲。全心全意去愛就是付出自己的一切。這就是捨棄自我。同時,只有最珍愛的「祢」會被留下來。與在智慧瑜伽中,透過徹底的辨別冥想,放棄無知和自我後,而留下真我 (Atman),這二者是完全相同的。

每個生命的存在都是摯愛的神的顯現,同時每個行動都是對神的奉獻。
家人是最親近的神,正如奧義書裡所昭示:
「不是因為丈夫可愛所以愛著他,是因為愛著丈夫之內的真我(Atman)所以愛著他」,
這教導指出了瑜伽的目的和方法。
瑜伽的目的是了悟真我,而這教導直接點出,
忠實地服侍配偶,就是去愛真我、禮拜真我與為真我服務的路徑。
在最終的行動瑜伽,目的和行動完全合而為一,不是為了實現目的而行動,
而是行動本身就是目的,是為了行動而行動。

在此,奉愛瑜伽和行動瑜伽是一致的。
在奉愛瑜伽,愛著神不是目的,因為神就是愛,
愛的行動本身就是目的,愛是為了「愛」而存在。
自我犧牲的行為和愛是完全相同的。有愛,就有犧牲;有犧牲,就有愛。
在勝王瑜伽和智慧瑜伽裡所強調的放棄自我意識和實現真理,
在行動瑜伽和奉愛瑜伽中,是積極地透過自我犧牲和真實的愛,來加以實現。
因此行動瑜伽修行者,超越了不執著和自我犧牲的概念,
愛著獨一無二的真我,在真我裡行動,與真我合而為一。
當瑜伽行者超越了行動,行為(Karma)是遵循著真實(Dhama),
他或她存在於永恆不變的真我之中瑜伽行者經由犧牲自己來禮拜真我。
隨時準備好為了一個無名小卒而犧牲自己生命,有這樣覺悟的人,
才是了悟真我的人,是真正的瑜伽行者。

願我們行動瑜伽的實踐,能引領我們到達願意為任何人犧牲自己的境界。
願我們能超越智性上的理解,能為了真實毫無猶豫地獻出這個生命。
願我們奉獻自我的對象並不是財富或世俗享樂等無常現象,而是不朽的真理。
戰鬥吧!不要侷限在微小又虛假的自己。
覺醒於不朽的自己吧。
徹底地摧毀所有無知、自我意識與「我的」微不足道的快樂和痛苦吧。

我們所尊崇的偉大的靈魂們,如佛陀或基督,無一例外地宣示著:
「你是不朽的自己,所有一切的本質就是『那』」。
如果尊敬他們也相信他們的教導,那就去實踐並實現這樣的教導吧。
雖然我們的生命短暫,可能連一百年都沒有,但真理是不朽而永恆的。


註:勝王瑜伽即Raja Yoga,智慧瑜伽即Jnana Yoga,奉愛瑜伽即Bhakti Yoga,行動瑜伽為Karma Yoga,這是四種瑜伽的途徑。


1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