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8月13日 星期四

Shiyo Hiraoka 專訪

[日本。京都]
2015孟夏。我們在上京區天滿宮附近的傳統京町家,與Mahayogi Yoga Mission的瑜伽士們相遇。他們過著熱忱而慈愛的生活,慷慨地與我們交換友誼。僅以以下文字,向他們致上真誠的敬意與感謝。
Photos from ヨーガとお母さんの会のブログ
http://kyotoyogaokasan.hatenablog.com/ 

Shiyo Hiraoka專訪,by Lucia-Studio Lumiere


最前方的女性為Shiyo Hiraoka,
旁邊的小女孩是Shiyo的女兒Mari



我們的女兒Mari是我們的神,
她沒有我執,是純粹的天真。
上天藉由我的身體,把Mari帶到人世間,
養育Mari對我們夫妻而言是對神的奉獻與愛。
日常生活中的一切勞務,全都是神的恩賜。


  • 為什麼會有死亡?
19歲那年,我還是一名護理專科學校的學生,父親過世了。父親的離去,看起來似乎沒有對我造成太大的影響,在大阪的家,我和媽媽的生活一如往常,走同樣的路線上學,看同樣的電視節目,然而,這股平淡而空虛的基調,卻不斷映照出內心那股劇烈的震撼。

為什麼有死亡?它出於人的選擇嗎?內心的困惑與憂傷催促著我尋找答案。打開電腦,在搜尋引擎上鍵入「生命的意義」,有點被動地任由網路去連結,瑜伽課的訊息一瞬間印入眼簾。就這樣,我開始學習瑜伽體位法,而我心中的巨浪也暫時平息。然而,它是如何發生的呢?我終究還是收起我的好奇心,因為,23歲的我嚮往著到東京發展。

  • 東京!東京?
初抵東京,我的生活多采多姿。每天裝扮漂亮,事業也蒸蒸日上。我和朋友合夥開的藥妝店,生意時好時壞,為了使生意更興隆,我忙得天翻地覆。出於對瑜珈的愛好,我持續一個月一次的瑜珈課。瑜伽教室裡的那本《Satguru Sri Mahayogi Paramahamsa的福音》常常對我微笑,因為十九歲那年懵懂的我,曾在Mahayogi Yoga Mission網站買了這本書,它是上師Sri Mahayagi和一群熱忱的弟子的對談錄。我一直將它束之高閣,因為那些帶有形上學風格的文字就像謎一般難懂。

時光飛逝,日復一日我就像陀螺一樣,不知道為了什麼而旋轉,終於,我還是厭倦了東京的生活。回大阪之前,要從東京打包什麼回家呢?創業的卓越感,還是最時尚的穿著品味?這些東西曾經讓我忘情追求,現在對我而言,只剩下空虛。

  • 定居京都。愛上一個人
怎麼也沒想到,離開東京的四個月後,我會定居在京都。在一個偶然的會面中,Sri Mahayogi從書中躍入我的生活,他邀請我和其他修行者一起進入瑜伽的小宇宙。

瑜伽是什麼?對我來說,它就像一片璀璨的光芒。25歲的我帶著滿腔的好奇和憧憬,不顧一切地投入。我無法滿足於窺見它的微光,我想要坐擁那片粉紅燦爛的星河!

整整四個月的時間,我每天往返大阪和京都參加瑜伽課程。為了省去大阪與京都之間的舟車勞頓,我搬進上京區的Yoga Vihara和其他三位瑜伽修行者同住。它是Mahayogi Yoga Mission的共修處之一,每天都有川流不息的修行者來此練習瑜伽體位法和冥想,也會定期舉辦Samarasa瑜伽料理課,那是一種在冥想中為瑜伽士敏銳的身體準備能量飲食的工夫。  
   
Yoga Vihara無時無刻不充滿歡樂的氣氛,瑜伽士時常聚在一起唱頌讚美神的樂曲,夏季時,瑜伽士也會移駕到鴨川沿岸,讓潺潺的流水音為Kirtan伴奏。Kirtan是一種由人聲,太鼓,鈴或西塔琴組合而成的和諧之音。我們總是一遍又一遍地反覆唱著神的名字,就好像時時刻刻忘不了心愛的人,只要想起他的名字,內心就升起無比的喜悅。這股奧妙的愛的能量,完全佔據了我的心,而我也不知不覺愛上一個人。      
         
愛情是奇妙的,有他在心中,世界變得如此光采。他是Sri Mahayogi的資深弟子,聖名是Gurudas(意指:上師的僕人)。對我來說,他不僅僅是前輩而已,他就是我的上師,我的神,我所有的寄託。

26歲那年,在陪伴Sri Mahayogi訪問紐約之後,我與Gurudas在京都結婚了。我們婚後的家是一棟位在上京區的傳統京町家,在那裡,我們夫妻展開了新生活。

  • 女兒的到來
結婚隔年的某天,連續幾個夜裡,我做了同樣的夢:Sri Mahayogi坐在我面前,以一種非常慈祥的雙眼注視著我,我感受到極大的愛。一股強大的預感似乎在向我宣告「你將成為一位母親」!就在那時,我發現自己懷了Mari。        

隨著Mari在我腹中越長越大,我開始以冥想取代瑜伽體位法的練習,冥想幫我克服了害喜的不適,直到分娩的那一天,我仍然藉著冥想度過產前的陣痛。我意識到Mari不止是我們的女兒,她的生命是純粹而無私的,是神完美的創造。她為了愛的目的來到世間,神藉由我的身體,完成了她的願望。我懷著一股為神奉獻的心情,走過孕育Mari的旅程。在Mari出生的那一天,好多的瑜伽士都來到我醫院的床邊為我們祝賀,他們圍繞著我,安靜地對我微笑。

日日夜夜我用心地照顧Mari,對她的愛日益強烈,而身心的疲憊卻也日益沈重。已經想不起來,有多久沒有參加瑜伽士們充滿歡笑的聚會?我好想念那些聚會,那曾經是我生活的大部分,我害怕會永遠失去它們。我懷疑如果沒有那些聚會,我的瑜珈修行是否會變了調?我是不是再也無法回到過去自由自在的日子?我想是的,就算能夠再有,也是完全不同的風景了。看著襁褓中的女兒,一種強烈的孤獨感襲上心頭,眼淚也止不住地流。

某天下午,我緊抱著Mari,坐在客廳的中央,一句一句地唱著神的名字,任由眼淚從臉頰滑落。我感覺Mari和我是如此緊密結合,她就是我的神。那天之後,我更常這樣做,專注地唱著神的名字,讓神充滿我的房子,我的生活,我的身心,我的全部。

趁Mari熟睡之際,我開始了每日瑜珈體位法和冥想的練習。就在我家客廳,獨自坐入那份深度的寧靜。我再也不會感到孤獨,甚至,喜悅已經悄悄佔據我的心,那是多麼熟悉的感覺。我恍然大悟,自己並沒有失去什麼,只是一直以來,我沒有看出,生活中的一切事物都是神的恩典。

在為家人料理晚餐之前,我喜歡用雙手清洗每一個蔬果和米粒,它們的生命都像Mari一樣純真而無私。我總是聽見它們對我說:「謝謝妳幫我洗淨,我多麽開心可以獻出身上的養分。」作為神的僕人,料理的工作讓我有幸與它們合作完成天命。我多麽幸運,日常生活中的一切勞務,無一不是神的恩典!

    • ヨーガとお母さんの会

    「因為深刻體會到,擔任母親的角色是孤單的,母親的內心深處是渴望同伴的,所以我在2012年秋天,創立了“母親與瑜伽的聚會”,那年女兒四歲 ...」 (by Shiyo Hiraoka,2015.6.25ヨーガとお母さんの会)
    ヨーガとお母さんの会のブログ

    PS.Photos來自於ヨーガとお母さんの会のブログ







    本篇由Lucia- Atelier Lumiere撰寫,經同意刊登在本部落格上,

    原文網址:http://sensduvoyage.blogspot.tw/2015/08/blog-post_1.html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